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法治诚信 >> 浏览文章
法治诚信

内蒙新巴尔虎左旗“弘吉剌宾馆”被毁原因何以成谜

时间:2018年09月18日 信息来源:法人网 作者:张会甫 【字体:

 受新巴尔虎左旗(下称新左旗)旗政府委托建设的弘吉剌宾馆为何闲置4年?,新左旗政府先后二次与建设方内蒙古义龙建筑集团公司(下称义龙公司)签订回购该宾馆协议,但为何两次违约拒付房款?2017年11月,在新左旗政府实际掌控下的弘吉剌宾馆整体遭到人为严重破坏,案件至今尚无明确结论,这背后是否隐藏秘密?
内蒙新巴尔虎左旗“弘吉剌宾馆”被毁原因何以成谜 
 
  弘吉剌宾馆的蒙古包
 
  法制日报《法人》记者 张会甫
 
  八月底的呼伦贝尔,已经显出初秋景色,一望无垠的草原,很难再见“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迷人风景。在秋风吹拂和荒草衬托下,位于新左旗阿木古郎镇西北部的弘吉剌宾馆,显得孤独而寂寥;门口被砸坏的玻璃及空荡破落的大厅,似乎向来客诉说着它经历了怎样的“劫难”。
 
  新左旗政府委托企业出资建设弘吉剌宾馆,首次签订《回购协议》却未履约
 
  新左旗位于内蒙古呼伦贝尔市西南部,总人口约42000人(其中城镇人口约20000人),主要民族为蒙、汉,目前属于内蒙古自治区区级贫困旗县。按照新左旗有关部门领导提供的信息,该旗2017年财政收入为1亿元。
 
  “义龙公司”某部负责人刘先生告诉《法人》记者,2009年初,新左旗政府开始与我们公司接触商谈建设弘吉剌宾馆之事,之后委派住建局局长马某与我司具体商谈。当时马某说:为了提升新左旗形象,改善投资环境,更是为迎接明年市精神文明大会的召开,旗政府决定建设弘吉剌宾馆。但是目前旗财政紧张,也为了规避中央严禁修建楼堂馆所的相关规定,所以由你公司垫资建设,等建好、验收后,由旗政府出资回收。“当时我司要求签订一个协议,但马某说一旦签订建设协议,如果将来被查会很麻烦;他还承诺政府一定会言而有信。所以在未签订任何协议的情况下,我们就开始建设了”,刘先生告诉记者。
 
  据“义龙公司”总经理赵先生介绍,该宾馆最初由旗政府所属鑫泰基础设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鑫泰公司”)申请立项,当初叫“新左旗宾馆”,后改称“弘吉剌宾馆”。获得审批后由“义龙公司”施工建设。主体工程自2009年9月开工,至2010年8月结束。整个宾馆分为三部分:第一是宾馆主楼,上下三层,建筑面积约5000平米;第二是办公楼,建设面积约1800平米;第三是位于宾馆西北侧的11个蒙古包(中间1个大的,两侧各5个小的)。赵先生说:“当时我们在宾馆主体建设总投资超过4000万元”。
 
  令人不解的是,在“义龙公司”建设弘吉剌宾馆主体工程完工之后,该宾馆的装修工程,由住建局的一位领导指定呼伦贝尔市宏达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来完成。新左旗审计局2010年62号《审计报告》载明:弘吉剌宾馆装饰、装潢、安装工程竣工结算款为2273.2万元,经审定工程造价为1999.7万元。“主体工程再加装修费用,累积耗费6000余万元建造约8000平米的小宾馆,不要说在贫困旗县,就是在全国,都属于超豪华宾馆。”一位当地旗委机关干部私下告诉记者。
 
  2010年10月8日,“鑫泰公司”(买方、甲方)代表新左旗政府与“义龙公司”(卖方、乙方)签订《购房协议书》,该协议约定:“第一条、合同价款暂定为乙方申报预算价格,土建部分1390万元、内装饰工程2000万元,最终标的物价款以审计决算价格为准。第二条、付款方式:自签订合同之日起,当年付款40%,2011年付款30%,2012年付款30%。。。。。。甲、乙双方如有违约,按相关法律法规承担违约责任”。但是在以后时间里,新左旗政府或鑫泰公司并未履行《购房协议书》的约定,没有支付“义龙公司”一分钱;却通过“义龙公司”的账号,支付给呼伦贝尔市宏达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装修工程款”1800余万元。
内蒙新巴尔虎左旗“弘吉剌宾馆”被毁原因何以成谜 
 
  闲置四年的弘吉剌宾馆一片荒凉
 
  弘吉剌宾馆莫名闲置达四年之久,政府第二次回购终成泡影
 
  2010年10月“鑫泰公司”与“义龙公司”签订《购房协议书》之后,因“鑫泰公司”和新左旗政府没有履约和支付“义龙公司”工程款,经双方商定,由新左旗政府经营管理弘吉剌宾馆。
 
  但是,刚刚经营九个月之后,2011年6月,新左旗政府决定将弘吉剌宾馆移交给“义龙公司”。6月29日,新左旗弘吉剌宾馆(合同甲方)与“义龙公司”(合同乙方)签订《交接协议书》,甲方签字的“法定代表人或委托人”是新左旗政府办公室主任张启明。双方约定:“按照新左旗第五次旗长办公会议精神,决定将宾馆移交给乙方,双方约定于2011年7月1日移交”。
 
  在此之后,新左旗政府、“义龙公司”、 呼伦贝尔市宏达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三方又签订了一份《还款协议书》,该协议书约定:“2011年经新左旗人民政府与义龙公司协商,弘吉剌宾馆所有产权全部归属义龙公司。甲方(新左旗政府)委托丙方(呼伦贝尔市宏达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的装修工程款全部由乙方(义龙公司)偿还”——这就意味着,新左旗政府应给呼伦贝尔市宏达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支付的1999.7万元的装修工程款,就此转嫁给了“义龙公司”。至此,新左旗政府拖欠“义龙公司”的全部工程款已超6000万元。
 
  自2011年7月始,“义龙公司”自主经营弘吉剌宾馆,但对外仍作为新左旗政府的接待服务中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原宾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旗政府部门还经常签单、打白条,拖欠弘吉剌宾馆的招待费有数百万元。”
 
  2013年4月的一天,新左旗一位干部在个人消费后要求签单,遭到宾馆值班经理婉拒。该干部见状大发雷霆,公开叫嚣“肯定让你们关门”!4月23日,弘吉剌宾馆果真被新左旗消防部门查封。
 
  《新巴尔虎左旗接待联络办公室文件》新左接办字【2014】6号文件载明:自2011年7月3日至2013年4月,旗接待办等部门拖欠(弘吉剌宾馆)接待费共计2924661.60元。“如果加上已经支付的招待费,新左旗10个月的招待费多达800余万元,平均每月80万元。”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原宾馆工作人员称。
 
  自2013年4月宾馆被查封到2017年5月,在长达四年的时间里,弘吉剌宾馆一直处于封闭歇业状态。“政府应该支付我们的工程款、招待费一直遥遥无期,宾馆也长期闲置,无论对政府还是对我们企业,这都是很大的损失。”“义龙公司”总经理赵先生对记者说。经过“义龙公司”大量工作及多次协商,2017年5月10日,新左旗政府(协议甲方)与“义龙公司”(协议乙方)签订《关于回购弘吉剌宾馆的协议》,该协议主要内容是:一、经甲乙双方协商一致,由甲方出资将弘吉剌宾馆所有房产、地上附属物全部回购。。。。。。总造价为6839.5万元。二、回购款的支付方式为:2017年9月10日支付第一期3000万元;2017年11月10日支付第二期2000万元;2017年12月20日支付第三期1000万元。。。。。。余款2018年3月20日付清。同时特别注明:“政府回购弘吉剌宾馆款项不以任何理由拖欠、扣留、抵顶,如未能按时支付愿承担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三倍支付利息给乙方。”。
 
  新左旗政府签订的第二次回购协议一度给资金短缺的“义龙公司”所有员工带来了希望,但是新左旗政府并未能支付“义龙公司”款项。
 
  弘吉剌宾馆在政府管控期间遭人为严重毁坏,案件至今尚无明确定论
 
  2017年11月7日,弘吉剌宾馆主楼、办公楼、蒙古包被发现遭到人为破坏。新左旗公安局主管该案的领导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旗政府办公室委派的宾馆保安人员发现这一情况后立即报案,我局刑侦人员迅速赶到现场,并于11月10日刑事立案。
 
  “义龙公司”原担任弘吉剌宾馆经理的乌先生告诉记者,旗政府与我司签订回购协议之后,弘吉剌宾馆一直由政府掌管,门口有政府办安排的保安人员。直到办案民警找我们了解情况,我们才知道弘吉剌宾馆被砸,并迅速前往被砸现场。乌先生说:“宾馆主楼的所有房间均被人砸坏、几乎一间不剩;房间的电视、镜子全被砸坏,沙发被利刃划割,甚至连宾馆走廊都不放过,现场一片狼藉、惨不忍睹。后面的办公楼、蒙古包也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我司管理层经认真分析认为,这是一次或多次有组织、有预谋的破坏行为。”乌先生一边介绍情况,还向记者出示了多张当时在现场拍下的照片。
 
  记者在采访期间,曾经前往弘吉剌宾馆现场了解被砸情况。当时恰逢院门大开,记者未遭任何干扰顺利来到弘吉剌宾馆主楼,但是在宾馆大厅门口遇到一位自称政府保安的老年男士。记者看到,大厅门口左侧被砸坏的大块玻璃赫然在目;宾馆大厅空荡破落,所有家具物品荡然无存。一楼的所有房间全部洞开,门框、门锁多被损坏,玻璃镜子被砸碎,房间已经不见电视,所有床垫被靠墙竖起。正当记者拍照时,突然跑过来两位男士,他们自称是旗政府干部,正在统计被毁物品;然后告诉记者不许拍照、尽快离开现场,“这里涉及公安局立案的刑事案件”。
 
  为了了解弘吉剌宾馆被毁情况,记者曾前往新左旗公安局采访。该局主管副局长及刑侦大队长介绍说,去年(2017年)11月7日下午1点,我局接到政府办工作人员的报警,称弘吉剌宾馆遭人破坏。接警后我局立即上报市局,在市局技侦人员协助下展开侦查。经现场勘查,发现宾馆非一人一次破坏,而是多人多次,于11月10日以涉嫌“故意损坏财物罪”正式立案。我局办案民警经细致工作,基本确定作案人为一群初一年级和小学学生,涉及人员有40多人,都是2003年——2005年出生的小孩,大都是父母长期在外放牧,跟爷爷奶奶居住。他们作案时间在2017年9月底——11月初,每到周末闲来无事,就聚集一块偷偷跑到弘吉剌宾馆。当记者问“如果作案人都是未成年人,他们是否要负法律责任”时,该局主管副局长表示,因为涉及的都是未成年人,所以我局办案是很慎重的。等被毁物品经过鉴定、评估有了结果之后,我们会依法办事。他最后强调:发生这样的案件,主要原因是宾馆保安未尽到保安责任。
 
  对于旗公安局领导的上述说明,“义龙公司”多位高管表示“早就听说过,内容大同小异,但很难接受”;他们对该案存有太多的疑惑:第一、附近学校的初一学生和小学生与弘吉剌宾馆毫无关联,他们为什么会、为什么敢砸毁当地闻名的政府宾馆?第二、这群15周岁以下的孩子们有多大力量能撞坏门锁、毁坏门框?多个房门留下的大型脚印怎么解释?第三、如果这些孩子是“恶作剧”,为什么要毁坏宾馆主楼的所有房间、不留死角;为什么还要破坏办公楼、蒙古包?
 
  据公安机关介绍,这些孩子们作案是多人多次,那宾馆安保人员在多次案发时又在哪里?政府清理被砸宾馆现场时,为什么不用当地人、而舍近求远雇佣扎赉诺尔区人?
 
  新左旗本为区级贫困旗县,如何建起了豪华宾馆?新左旗政府先后两次与“义龙公司”签订弘吉剌宾馆《回购协议书》,为何两次违约?带着上述问题,记者通过旗委宣传部门联系旗政府领导进行采访。宣传部称“旗政府主管领导外出开会,等回来后再做答复”,但是直到发稿时,记者尚未收到新左旗旗政府或宣传部门的答复。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83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