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中国”首届低碳竞争力高峰论坛—[详细]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做出了全面推进依法[详细]
《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水十条”)即[详细]
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绿色中国 >> 绿调查 >> 浏览文章
  • 绿调查
  • 城市矿产:向左生态,向右污染

    时间:2015年02月27日 信息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贺林平 程 晨 点击: 【字体:

         
    城市矿产:向左生态,向右污染

      位于南海大沥的机动车拆解厂露天作业。
      本报记者 贺林平摄

    城市矿产:向左生态,向右污染

      佛山容桂容奇大桥底下,江边草地上堆满废旧电视。
      资料图片 

      “城市矿产”,指工业化、城镇化过程中产生和蕴藏在废旧机电设备、电线电缆、家电、电子产品等废弃物中可循环利用的钢铁、有色金属、稀贵金属、塑料、橡胶等资源。在广东,专注废旧品再生利用、将垃圾资源化的城市矿产产业受到多方关注。但如果缺乏监管甚至无序发展,废旧品回收反而可能造成严重的二次污染。
     
      “这个产业,广东已经领先全国。不过,目前面临的一些问题令人担忧。”今年的广东两会上,中山大学教授杨中艺等20名广东省政协委员联名抛出提案《关于加强公共机构废旧物资回收利用监督管理的建议》,直指制造业名城佛山——广东省两个“国家级城市矿产产业示范基地”之一。
     
      据介绍,由于宏观规划上的问题,以及日常监管的不完善,佛山废旧汽车、电子电器等回收拆解还存在小弱散乱、重复建设和恶性竞争等现象,隐藏着不小的污染风险。
     
      污染:缺乏严格监管,二次污染风险大
     
      时下,佛山正在声势浩大地推行禁摩和淘汰黄标车行动,废旧机动车的回收拆解并再生利用,成为“城市矿产”各家必争之地。
     
      前不久,记者来到位于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太平社区居委会边的一家无准确名称,只在大门上写着“国家指定报废汽车回收点”的企业。不时有拖车拉着三两台蓝色旧货车驶进企业,现场像是一个大型废品收购站。进门左边的大院子里,大量摩托车零部件随意堆放在漆黑的地面上,一台大机械正露天肢解一辆货车,旁边散碎的车架、轮胎堆成一座座小山。看门人对陌生人高度警惕,驱赶记者赶紧走开。
     
      在知情人士带领下,记者又来到三水区321国道三茂铁路桥附近,顺着近20米的施工铁梯,登上还在建设的佛肇城际铁路高架,顺线走了两公里左右,俯瞰地面,一大片一大片的废旧摩托车、汽车映入眼帘,密密麻麻的后视镜在阳光照射下成了闪闪亮亮的“繁星”;一台大型机械开足马力正忙着拆解。拉近镜头仔细一看,这座拆解厂不但没有车间,连施工水泥地也没有,直接在乡野泥地上作业。
     
      据《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企业技术规范》(GB22128—2008),报废汽车存储场地地面要硬化并防渗漏,拆解场地应为封闭或半封闭车间,并远离居民区,具备安全气囊直接引爆装置、专用废液收集装置、空调制冷剂收集装置、分类存放各种废液的专用密闭容器……对于拆解作业程序,包括检查、预处理、存储、工具、管理等也有非常详细和严格的规定。
     
      去年12月24日,环保部华南督查中心所出的一份《关于通报佛山市报废机动车回收拆解企业有关环境问题调查情况的函》反映了更严重的问题:佛山目前有报废机动车拆解资质的企业3家,日拆解能力220台。问题最多的是其中一家企业的5间下属公司(包括记者调查的两家在内),其中3间均无环评批复;危险废物转移不规范,废矿物油的回收点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已过期;废油、废电池未按规定贮存,随意堆放,存在废油废水遗漏、废氟利昂直接放空现象……
     
      “城市矿产,向左生态,向右就是更大的污染。在对资源回收利用的基础上,要防止造成二次污染,尤其是对废旧金属、电子设备等废品资源的处理。”杨中艺认为,目前的问题主要集中在缺乏有效监管、行业门槛过低上,“解决监管难的问题,最根本的途径就是立法”。
     
      困境:正规军“吃不饱”,游击队隐患多
     
      位于佛山市南海区丹灶镇的赢家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基地,是该市唯一一家国家“城市矿产”示范基地。赢家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年处理废旧家电200万台,主要是电视机。
     
      遗憾的是,虽然是有资质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企业,但赢家目前能回收处理的主要是电视机,而空调、冰箱、洗衣机等“大件”却很难到达他们的工厂。该基地总经理刘彦雄分析,因为体积大、运输成本高、相关的补贴标准又不够高,这些废旧电器往往在小区内就被废品回收人员用锤子、螺丝刀等工具“野蛮”拆解了,那些他们无法处理的部件就随意丢弃,“别看他们只是个体户,架不住人数众多,污染没法控制”。
     
      据悉,包括记者调查的两间废旧机动车拆解厂在内的5间公司,均是通过挂靠广州某公司的方式经营。而根据《报废汽车回收管理办法》(国务院307号令)、商务部《关于促进汽车流通业“十二五”发展的指导意见》(商建发[2011]489号)等相关法规政策,只有依法取得报废汽车回收拆解资格的企业,在经环保、消防等合法审批后,方可从事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活动,严禁挂靠倒卖报废证行为,严禁跨区、重复设立回收网点。
     
      赢家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基地于2012年10月获批,建设期5年。为此,广东省政府和佛山市政府曾公开表示,将组织、开展、推动该基地建设成国家“城市矿产”示范基地,采取有效措施确保示范基地建设目标、指标和任务如期完成。
     
      经过两年建设,该基地两个关键项目已投产运行,废弃电子电器拆解项目累计拆解废弃家电超过350万台,报废汽车回收拆解项目累计拆解报废机动车超5万辆。
     
      谈起下一步的发展,作为投资方的广东明杰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伍艳红却愁眉不展:基地的重点汽车处理项目每年设计小汽车拆解能力约13万辆、废旧货车及客车约5万辆、废旧摩托车约2万辆。但由于拆解回收能力过剩,加之市场混乱,在过多小、散、乱竞争主体的逼迫下,目前每天实际拆解仅20台,严重“吃不饱”,难以形成规模效益。更严重的是,各竞争主体间为了抢市场互相攻讦,甚至不惜恶意诋毁抹黑对方,产生恶劣的市场影响。
     
      根据杨中艺等政协委员的观察,合法、有资质的企业一般都受到有关部门的严格监管,生产比较规范,因而生产成本远高于那些生产不规范、未受到严格监管的企业,其再生资源收购价相对于不规范企业而言也就缺乏竞争力,导致规范化生产企业获取再生资源的难度大,普遍出现“吃不饱”因而难以为继的问题。“如果龙头企业拆解量不够,就意味着很大比例的废旧资源流向了大量不规范的小作坊、小企业,在体外回收循环,存在很大的环境污染隐患,直接影响循环经济的良性发展。”杨中艺说。
     
      在此基础上,去年底今年初,佛山又试图推动另一家企业通过报废汽车回收拆解项目验收,更令不少关注城市矿产建设发展的人士愕然——赢家被批准为国家级基地后,广东省、佛山市曾明确,原则上在示范基地外不再审批新的同类项目,以便优化资源循环利用的空间布局。
     
      规划:准公共物品属性,需适当集中化、规模化
     
      政协委员们认为,要防止“城市矿产”产业的二次污染,不仅要严格强化政府的日常监管,更要从根本上抓好宏观布局规划和制度流程设计。有业内人士指出,佛山目前的状况,症结就在于规划不科学、不合理,分布散、规模小,从而导致重复建设和恶性竞争,没有实现整个行业系统的有序发展。
     
      记者发现,对于到底是要集中,还是要分散,佛山市相关政府部门的态度暧昧不清,一方面是承诺避免重复建设,与此同时,在1月16日佛山市商务局的会议上,有关负责人又措辞严厉地说:“佛山不允许汽拆企业一家独大……佛山之前包括顺德一共有6家汽拆企业”。
     
      而国家层面早有明确态度。1月26日,商务部、国家发改委等印发《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中长期规划(2015—2020年)》,提出鼓励龙头企业以连锁经营、特许经营等现代组织方式整合中小企业和个体经营户。到2020年,85%以上的再生资源进行规范化的交易和集中处理;培育100家左右再生资源回收骨干企业,再生资源回收总量达到2.2亿吨左右。
     
      虽然属经营性行业,但部分政协委员认为,“城市矿产”产业关系重大,一旦处理不好贻害深广,因而具有准公共物品属性。因此,对于再生资源加工利用企业,应优化布局,既要杜绝行业垄断,也要适度集中,形成规模效应。专家建议,为规范废旧资源再生利用市场,推动“城市矿产”产业健康发展,佛山首先必须从顶层做好规划。“让小的作坊,或小的拆解企业都到基地里面来,到产业园区来集中拆解,便于政府监管及实现规模效益,真正实现‘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否则遍地开花,政府补贴多少都会打了水漂。”广东省政协常委周永章说,此外,还要严格执法,加强监管,规范市场,确保资质不全、小弱散乱的企业不会成为环境二次污染的隐患和生产安全的“黑点”。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绿色中国
    • 经济网(www.jingji.com.cn)
    • 邮箱:58395839@123.com
    • 邮编:100054
    • 投稿热线:010-58393714
    • 市场合作:010-58393759
    • 广告合作:010-58393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