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独家新闻 >> 浏览文章
独家新闻

重庆:山城飞出的“金凤凰”

时间:2018年06月12日 来源:经济网 作者:佚名 点击: 【字体:

 1978年12月8日至22日,党召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揭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

  1992年,中央决定开放长江沿岸武汉、重庆等5个城市,以及南昌、成都等17个内陆城市。

  1997年,重庆正式成为中国第四个直辖市,成为西部唯一直辖市。
 
  重庆虽不是第一批改革开放的城市,但作为西部地区改革的先锋,时刻保持着谦虚快速的姿态一路前行。
 
  重庆改革开放拉开序幕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对于84岁的陈之惠老人来说,能够加入中国改革开放浪潮,并在重庆改革开放中起到作用,是自己一生之幸。回顾自己在计委工作的40年时光,他说自己没有任何遗憾。他想要做的事情,都已经完成。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拉开改革开放序幕,1983年重庆开始进行经济体制综合改革,有人就把1983年作为重庆改革开放的开始。陈之惠认为,这个说法这个不正确。
   
  “重庆在1979年,就开始筹划,宣传改革开放这一概念,简单来说,就是冲破苏联那一套的计划经济体制。当时,市里不断向外界宣传改革开放精神,但我们计委的任务更重,就是把中央精神落到实处。”
   
  在陈之惠看来,重庆改革开放有两个标志性事件:
   
  一个是1980年张文彬同志(重庆市直辖后任市政协主席)在财办,提出一个“商业四放开”概念,主要是让企业在经营、价格、分配、用工上有自主权。当时计划体制下,商业部门要进一个人要有计委的指标,商品定价取决于物价局,自身商品则由国家分配,这就没有市场活力。
   
  另一个,也是在1980年,市经委出台了“工业五自主”措施,包括生产经营、产品定价、劳动用工、内部分配、技术改造自主。
   
  陈之惠认为,“商业四放开”和“工业五自主”就是正式拉开了重庆改革开放的序幕。
   
  他举了重钢的例子。“当时,重钢是重庆最大的企业。选试点的时候,也有同志提出,先从小企业试点开始,但当时的市领导考虑后决定,十个小企业试点还不如直接在一个大重钢试点,大企业搞不活,小企业搞活了无关重庆大局。”
   
  陈之惠说,过去我们管重钢,每年还给重钢下达一定工资总额,不能超过多少,赚钱多多交,赚钱少亏本国家帮忙补贴。而实施“工业五自主”后,重钢全年盈利达7000万以上,比1979年增加30%左右,上交国家财政比去年增加1000万元,证明方向对了。
 
  而重庆改革开放关键, 陈之惠认为是扩大经济管理权限。陈之惠认为,改革开放之初,重庆发展面临的最大桎梏有两方面。
  
    干部、群众的思想意识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如何扩大重庆中心城市的经济管理权限,释放活力的问题。当时,重庆还不是计划单列市,很多项目要到四川省报批。
   
  他说,企业修个厕所,搞个1万元以上的技改项目,重庆市经委要报给四川省经委,因为要等年度所有项目一起审批,恐怕没有半年还办不到。
   
  在“四放开”和“五自主”开展成功后,重庆就有了一定经验。但很多干部,还觉得力度不太够。
   
  借改革东风,直辖市终得圆满
 
  陈之惠说,重庆在1978年之前,就给邓小平同志反映过恢复直辖市。而在“商业四放开”和“工业五自主”后,他们的想法是,如果直辖市现在谈不成,就借着改革开放的东风,谈一个全面计划单列,促进重庆大发展。
   
  如何发挥中心城市作用,这也是中央当时考虑的问题。
   
  陈之惠了解到,最开始有人提议在苏州、无锡选一个小城市来试点发挥中心城市作用,后来国家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王一苇给中央写报告,说这个点最好选在重庆,因为重庆经济体制关系很复杂,中央企业、省属企业、市属企业,条条块块错综复杂,推荐在重庆进行经济体制综合改革,在全国都有重要意义。他的建议得到了中央领导的赞同。
   
  1983年重庆实行全面计划单列后,得到了更多的经济权限,城市地位提高,把重庆变为一个经济上的直辖市。
   
  1983年后,全国的大城市都对重庆的改革十分赞赏,认为重庆在经济体制关系很复杂的情况下,还释放了活力。
 
  “重庆品牌”打响改革第一枪
 
  陈之惠常常被邀请到一些友好城市去交流。“我记得厦门、武汉都想搞计划单列,非常热情得让我介绍经验。我认为,当时重庆的改革开放,是给全国的兄弟城市积累了经验,对全国的改革开放都有促进意义。”
   
  1984年,陈之惠带队到贵州、云南谈合作。这是重庆市最开始“走出去”的标志性事件。

  当时,重庆生产的山城手表,贵州和云南很有兴趣。陈之惠去之前,让大家带了几盒60元一只的当样品,结果两省好评如潮,才有了重庆帮助贵州和云南建设手表厂的故事。
   
  当时,山城手表和天府可乐,都受益重庆计划单列而走出去,贵州云南都开始欢迎重庆企业入驻。山城手表,陡然从年产几十只到上百万的产量,还供不应求。
    
  1985年,时任重庆副市长肖秧组织技术改造代表团到日本谈工业技术引进项目。当时代表团引进技术装备的额度,是7600万美元,结果代表团最后成交的技术设备超支2600万美元。

   于是,陈之惠请肖秧副市长连夜赶往北京,时任国家经委主任朱镕基听了他们半小时汇报后一口答应,没有任何犹豫批给了2600万美元,让陈之惠印象极深。
   
  而这次技术改造对重庆的积极影响,也是深远的。陈之惠说,1987年各种技术改造设备上马后,1988年重庆市财政涨了很大一笔,原因就是企业技术改造后的利润,陈之惠说,那次技术改造,到2018年也有现实意义:科技创新才是第一生产力!
   
  2017年,重庆的汽车产量是316万辆,已是中国著名汽车生产基地。而在1978年,这一数字仅仅是0.16万辆。
   
  陈之惠觉得重庆的老工业生产基地优势,不能浪费。于是在上世纪80年代,国家就给重庆布局一个大足汽车厂,主要生产军工配套重型汽车;而在军民融合方面,市里和国防工办也批了长安奥拓的生产线。而如今,改革开放40年来,重庆已是全国知名汽车制造基地
 
  与国际接轨,重庆改革的力量
 
  说道改革开放,很关键一点的就是打开自家门迎接远方的客人,而江北国际机场,差点不能飞国际航线
 
  1990年,重庆江北机场建成通航,而之前重庆只有白市驿机场。陈之惠,是当时的机场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从起草到建成全程参加。
   
  他说,江北国际机场建成并不容易。上世纪80年代,重庆市市长于汉卿和法国图卢兹市长在法国图卢兹市签了友好协议,图卢兹市长第二年想到重庆,结果到了上海转机发现,重庆白市驿机场因为雾大封闭,只能遗憾返回。
   
  此事,对重庆市触动很大。陈之惠回忆说,最开始就想建国际化机场,结果民航局只同意批一个国内一级机场,只在国内几个主要大城市间飞,不飞国际航线。后来由于重庆经济的快速发展,才拿到国际机场的批准。
   
  决定上来就把机场定义为国际机场,对重庆影响力是巨大的,那是打开了重庆对外开放的一道窗口,至今重庆的开放都在受益。
   
  陈之惠记得很清楚,重庆当年规划是江北国际机场年通过量100万人次,而在2017年年底是接近4000万人次。这一数据,让陈之惠自己也很感慨:改革开放之势,浩浩荡荡不可挡!
   
  纵观这改革开放的40年,陈之惠说,自己当年是在西北军政大学接受校长贺老总的教育,也记得很清楚周总理给他们这辈人说,要实现工业、农业、国防、科学技术四个现代化的愿景。他一生,都在为此而努力。他曾给老伴说,能够给国家四个现代化做贡献,不忘初心,此生无悔。
 
  链接:
 
  重庆记忆——解放碑

 
  解放碑,原名抗战胜利纪功碑,是全中国唯一的一座纪念中华民族抗日战争胜利的国家纪念碑,以纪念重庆对于国家的伟大贡献。

  解放碑位于重庆市渝中区,位于民权路、民族路和邹容路交汇处,它是抗战胜利和重庆解放的历史见证。
 
  这座古老的丰碑见证了重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是重庆改革开放的记录者之一。
 
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城市篇之重庆
 
  1945年解放军解放重庆时,解放碑立碑!
 
  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城市篇之重庆
 
  改革开放第一个10年!可以看出周围建筑物开始兴起!
 
  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城市篇之重庆
 
  改革开放第二个10年!高楼大厦开始建立,广场开始建设开始铺设!解放碑整体焕然一新!
 
  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城市篇之重庆
 
  改革开放第3个10年!解放碑附近高楼大厦林立,改革开放效果显著!
 
  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城市篇之重庆
 
  现如今,改革开放40年!解放碑商圈繁华,人口流量巨大,带动重庆经济巨大发展!
 
 
  重庆记忆——出租汽车
 
  1978年9月29日,时属重庆市公共交通公司管理的重庆市第一家出租汽车公司——重庆市出租汽车总公司正式成立,第一辆出租车——老上海牌轿车的诞生,让这座主要依靠公交和步行出行的城市有了第三种选择。
 
  今年,是出租车在这座城市诞生的第40年,出租车的历史更像是一部交通发展的缩影,见证着重庆的生活变化、见证着这座山城的发展。
 
第一代:老上海牌轿车
 
 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城市篇之重庆
  
    上海牌轿车(来自网络)
 
  今年刚刚从重庆市出租汽车总公司退休的程苹,一辈子的青春,都奉献给了重庆的出租汽车行业。

  程苹说, 1977年,当时的四川省政府下批文,成立重庆市出租汽车公司,这也是重庆市第一家专业的出租汽车公司,根据《重庆市志·交通志》的记载:1978年10月1日,由国家计委、财政部划拨的20辆上海牌小轿车、5辆旅行车正式投入营运。
 
  和现在出租车满城转不同的是,因为只有20辆,这些出租车平时都只能蹲点在牛角沱,通过一个统一的叫车、派车电话,实现业务的接单和转达,“驾驶员早上八点上班,下午五点下班,和正常的上班族没什么区别。”
 
  第二代:菲亚特轿车
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城市篇之重庆
 
  菲亚特轿车(来自网络)
 
  在重庆的出租车历史中,菲亚特也短暂地杀入过这个市场,它是重庆城出现的第二代出租车。

  1980年,市场经济开始刺激着前沿消费,原有的上海牌出租车已经无法满足市民的出行需求了,于是菲亚特轿车进入重庆市场。
 
  不过,“菲亚特126P”的短板却是没有空调,重庆夏季的酷暑高温让这种漂亮的小轿车昙花一现,退出了市场。
 
  第三代:尼桑出租车
 
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城市篇之重庆
 
  尼桑轿车(来自网络)
 
  1992年,随着尼桑公爵轿车的出现,市租公司下属的中北公司成立了尼桑车队,以配合这批新车的上路运营。
 
  相比同期还存在的其他类型出租车,尼桑轿车每公里价格为1.8元,算是最高的。
 
 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城市篇之重庆
 
  波罗乃茨轿车(来自网络)
 
  相比之下,波罗乃茨和拉达两个品牌的出租车价格就要低一些,“应该每公里价格在1.4元左右。”这个价格如今看起来便宜,其实也不便宜。上世纪90年代,绝大多数人一个月的收入都在几百块钱,坐一趟出租车就要花10来块,所以坐出租车也算是生意人的专利。
 
 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城市篇之重庆 
 
  拉达轿车(来自网络)
 
  而拉达这款出租车的出现,则引领了第一批富起来的中国人的选车观念,它也成为首批进入家庭的私家车。
  
  第四代:长安铃木“的士”
 
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城市篇之重庆
 
 
  奥拓轿车(来自网络)
 
  1995年开始,一种外观迷你的出租车登陆重庆市场,它就是风靡重庆城10多年的“拓儿车”——奥拓,而它几乎伴随重庆直辖20年
 
  在当时重庆狭窄的道路上,奥拓仅有3米多的车身足够转手腾挪,完全适合了这个城市的需要。
   
  随着出租车的不断更新换代,也见证着这座城市在不断地发展,从以前的六大转盘到如今的内环,从过去讲价坐车到现在打表坐车,从以前只有出租车,到现在网约车与出租车的并存发展,每个角度的变化,都是时代给这座城市留下的宝贵财富。
 
(资料、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编辑:谭冉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文章热词:

上一篇:刘俏:我国金融过度强调规模而忽略结构

下一篇:没有了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