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独家新闻 >> 浏览文章
独家新闻

EPA签署,贸易保护主义遭反击

时间:2017年08月03日 来源:《经济》杂志—经济网 作者:寇佳丽 点击: 【字体:

  2017年7月6日,欧盟和日本就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以下简称EPA)达成框架协议,双方表示有望在今年年底达成最终协定。作为欧日双方迄今为止达成的最大双边贸易协定,EPA涵盖6.38亿人,其GDP总量高达21万亿美元,约占全球经济总量三分之一。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无论多边还是双边,经济体量可观的自由贸易谈判进程总是举步维艰。

    由美国和日本主导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因美国“反水”一时难寻出路;由东盟10国发起、中日韩等6国参加的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已谈判7年,日前刚刚在印度结束第19轮;由美国和欧盟开展的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已确定搁置,重启谈判仍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欧盟和加拿大已经就CETA(全面经济和贸易协定)沟通7年,却因欧盟繁琐的批准程序一推再推。即使已经顺利运行24年之久的NAFTA(北美自由贸易协议,由美国、加拿大、墨西哥签订,于1994年1月1日正式生效),也要在今年8月份迎来重新谈判的第一轮。

    在贸易保护主义盛行且得到公开支持的今天,EPA的签署不仅是欧日经贸合作的进步,也是对贸易保护行为的反击。一定程度上,它甚至预示着短期未来全球贸易一体化的走向。
 
    世界最大经济贸易区诞生
 
    EPA签订框架协议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其表示欢迎,称它是“世界上最大、自由和工业化的经济贸易区”,欧盟委员会也表示,这是“欧盟有史以来最重要的双边贸易协定”。

    根据协议,今后,欧日之间贸易关税的99%将被免除。

    欧盟对日本出口的肉类、葡萄酒和奶制品将获得大幅度关税减免。以奶酪为例,日本进口欧洲奶酪的关税将会分阶段下调,至协定生效15年后完全取消。目前,日本对欧洲进口奶酪征收29.8%的关税。

    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进口经济体,欧盟能为日本汽车制造业提供广阔销售空间。根据协议规定,今后,欧盟将分阶段降低对日本整车的进口关税,至EPA生效7年后完全取消。此外,欧盟进口日本汽车零部件的关税,有92%会在这一协定生效时即刻取消。
除了可见的金钱收益,欧日自由贸易协定还会带来一些看不见的好处。

    “自贸协定不仅会降低关税,也会取消部分非关税壁垒,自由贸易区运行顺利的情况下,签订国还可以统一产品标准、互相认同卫生检验标准等,这也是非常有价值的事情。”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教授这样告诉《经济》记者。

    非关税贸易壁垒,也称非关税壁垒,指一国政府采取除关税以外的各种办法,对本国的对外贸易活动进行调节、管理和控制的一切政策与手段的总和。其目的是试图在一定程度上限制进口,以保护国内市场和国内产业的发展,包括进出口限额、苛刻的技术标准和卫生检验规定等。

    如今,人们惊叹EPA的签订“稳、准、狠”,却不知相关谈判在2013年4月启动、原定于2015年年内结束。欧盟和日本各自的“心事”甚至一度令谈判在2016年搁浅。

    丁纯告诉《经济》记者,近些年来,欧盟致力于亚洲市场的开拓,一直希望亚洲国家能够在一些比较敏感的行业对欧盟企业更加开放。欧盟看重日本市场,但日本并没有表现出进一步开放的意愿。由于欧盟还要分别同加拿大、美国进行自由贸易谈判,同时兼顾英国脱欧事项,一时也就顾不上EPA。

    日本对EPA的态度一直不温不火。“2016年年底以前,日本主攻TPP,基本无暇他顾。对于欧盟这个大市场,日本希望得到,但也知道不容易,因此没有对EPA表现出特别强烈的意愿。”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经济研究室主任张季风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这样说。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正式宣布退出TPP。在张季风看来,上述举动为日美关系带来裂痕,EPA的谈判局面也因此改变。他指出,日本急需一个“抓手”来填补TPP的败局。RCEP成员众多、关系复杂,难在短期内见成效,唯有日欧EPA最有戏。

    特朗普支持英国脱欧、支持贸易保护主义,揪住美国和德国的贸易逆差问题不放,也令欧盟非常头痛。一方面,欧盟需要新的合作对象共同对抗美国不断施加的各种压力,另一方面,TTIP和CETA均落实无望,可经济还是要发展,而对外贸易决不可放弃。EPA也恰好为欧盟带来解决之道。
 
    贸易保护与经贸合作并行
 
    2017年1月,欧盟和日本就经济伙伴关系协定重启谈判,并于G20汉堡峰会召开的前一天(7月6日)宣布签订。峰会期间,安倍晋三表达了日本希望加入“一带一路”计划的意愿,在此以前,日本长期持观望态度。汉堡峰会后,欧盟明确表示,希望能与中国一同对抗全球范围内的贸易保护主义。

    上述三件事情发生的节点,很难不令人联想到特朗普和他领导下的美国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支持。

     2017年3月1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了美国2017年《年度贸易政策日程表》,宣称美国将不再受制于WTO(世界贸易组织)的规章制度,优先维护美国贸易利益。报告声称,美国将继续保留WTO成员国身份,但不会一味按照该组织章程办事。这一事件,被外界认为是美国全面实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开始。

    4月份,特朗普根据《1962年贸易扩张法》第232条,命令该国商务部彻底调查进口钢铁。依据美国法律,特朗普有权在调查停止后决定是否对进口钢铁增收关税,或者对其进行一定限制。6月份,特朗普及其部分高级顾问拟对进口钢铁产品增收关税,税率最终或高达20%。上述决定若落实,包括加拿大、墨西哥、日本、德国和英国在内的很多国家均会受到影响。

    “贸易保护主义不是现在才出现的。欧美、印度和南美一些国家经常搞双反(反补贴、反倾销),中国是最大受害者。特朗普的态度和行为作风的确令不少国家感受到经济层面的‘威胁’,为全球化发展带来巨大压力。一些发展中国家由于工业化发展水平较低,也可能对中国推行贸易保护主义。”商务部研究院区域经济合作研究中心主任、西亚非洲所所长张建平这样对《经济》记者强调。

    事物在矛盾中发展,全球贸易一体化与贸易保护主义就是一对矛盾。他指出,科技进步和频繁往来已经令经贸全球化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但贸易保护也一直如影随形。几乎在任何时期,我们都能看到不同程度的贸易保护行为与倾向。不过,为什么当前的贸易保护主义如此“扎眼”呢?张建平从以下方面进行了分析。

    经济不景气、出现危机的时候,贸易保护主义更容易壮大。资源有限,市场有限,出于自保心态,每个国家都可能有意无意地更多保护自己的市场和企业。为什么特朗普大胆而公开地宣称“美国优先”“买美国货”,原因之一就在于,美国对一些国家的贸易逆差确实比较明显,比如德国、中国和日本。

     与小国相比,大国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支持更容易引起国际经济领域的“震荡”。经济、政治大国对国际经贸规则的发展演变具有举足轻重的号召力和影响力,当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宣称支持贸易保护的时候,其他国家想要全身而退并不容易。

     还有一点,贸易保护主义不全是对内保护,也可能表现为对外抢占国际市场。《经济》记者查阅资料发现,一些贸易保护主义表现为进攻性,旨在夺取海外市场。比如,某些国家政府直接或间接地非合理补助、支持本国出口企业,加大出口退税力度,甚至对本国出口企业提供融资支持。

     以此为基础,很多对贸易保护主义持反对态度的国家会另谋出路,EPA只是其中一例。不过,这是否意味着,支持全球化贸易发展的国家之间会因此减少贸易摩擦呢?并非如此。张建平强调,贸易摩擦难以避免。“比如中欧之间,双反的案例并不少见。可是,欧盟是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仅今年前5个月,双方贸易额就高达2319亿美元,同比增长9.6%,相比之下,涉及贸易摩擦的交易额还是很小一部分。两个经济体没有经贸往来,才会完全没有摩擦。”
 
    双边贸易或盛行
 
    在大体量多边贸易没有突破性进展的当前,双边贸易成果可圈可点。

     除了欧日EPA,近期,欧盟与加拿大均同意在2017年9月21日开始临时实施CETA,取消大部分关税。

     加拿大是欧盟第十二大贸易伙伴和第四大投资来源国,欧盟是加拿大第二大贸易伙伴。双方于2009年开始就CETA进行谈判,并于2016年10月完成签署。2017年2月,欧洲议会投票通过。不过,因该协议中部分条款不包括在欧盟的“专属权利”中,CETA需等待欧盟各成员国完成内部批准手续方可实施。因此,欧、加双方决定,将贸易协定分两个阶段生效,约95%的条款先落地(临时实施),其余部分,在欧盟成员国全部完成审批程序后再生效。

     在美国“后院”,拉美地区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也正热火朝天地开展ACE53(墨西哥与巴西经济互补协定)的升级谈判,努力扩大双边贸易范围。ACE53于2003年生效,除市场准入和原产地等贸易便利化问题外,它的升级谈判还将就服务、投资、检疫措施、公共采购、知识产权等问题进行磋商。

     “特朗普对贸易保护的支持,加快了拉美地区内部双边自贸协定的谈判进程,甚至也助推了次区域组织的联合趋势。”中拉青年学术共同体联合发起人兼负责人郭存海博士这样告诉《经济》记者。不过,他也指出,拉美地区的经济一体化原本就在进行中。其中,“次区域组织”是指“南方共同市场”和“太平洋联盟”,二者均为拉美地区的经济合作组织,各自有4个不重合的成员国。

    并非所有经济体都能从双边贸易协定中获得期望利益。丁纯指出,经济学中有一个概念叫做“通心粉面碗”,形容国际贸易处在较为杂乱的状态,“因为通心面煮出来的时候很乱”。多边贸易难获进展的时候,很多国家便将双边贸易当做出路,毫无疑问这是一种选择。丁纯同时指出,未来,双边贸易协定或许更适合旗鼓相当的两个经济体,实力悬殊者需三思后行。

    消息显示,美国官方已于7月12日通知韩国,要求召开特别会议修改美韩自贸协定,为解决双边贸易不平等问题做准备。美韩自贸协定令美国对韩贸易逆差从132亿美元上升至276亿美元。
 
    链接

    欧盟如何对外签订协议

    “专属权利”即exclusive power,指欧盟委员会有为整个欧盟确定指导方针和政策方向的权利。在自贸协定的签署过程中,“专属权利”意味着,一旦欧盟层面通过该协定,各成员国自觉接受,无需额外审批程序。

    欧盟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相当不容易。

     通常情况下,欧盟委员会代表各成员国一致对外进行贸易协定谈判,谈判结束后,欧洲理事会和欧盟议会分别投票通过后即可生效。不过,因为自贸协议中难免涉及一国内政、内务事项,欧盟的成员国们认为,如果这些事情也由欧盟代劳,将有损自己  主权。于是,成员国与欧盟组织经协商决定,当成员国认为某些事项不在“专属权利”范围内时,成员国要对欧盟通过的事项进行国内批准,否则不予实施。

    不过,“专属权利”与非专属事项之间并不存在分明的界限,操作起来颇为棘手。CETA因此不能实施,高大帅气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还曾委婉地表示过不满,“欧盟必须决定是否认可欧盟-加拿大贸易协定”。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