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独家新闻 >> 浏览文章
独家新闻

亚金协:为区域金融发展保驾护航

时间:2017年08月03日 来源:《经济》杂志—经济网 作者:寇佳丽 点击: 【字体:

    7月24日,亚洲金融合作协会(Asian Financial Cooperation Association,AFCA,以下简称“亚金协”)正式宣布成立。作为今年5月份“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成果之一,该协会已经吸引了来自五大洲27个国家的107个金融机构。亚金协是区域性非政府、非营利性的国际组织,将致力于搭建亚洲金融机构交流合作平台,通过治理结构制度安排,便利全体会员共享协会服务及成果。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就此表示,亚金协是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简称“亚投行”)后,中国倡议成立的又一区域性金融组织,意义重大。
 
    金融“语言”打破国界
 
    随着亚洲地区乃至全球各地金融市场的联通不断加强,金融“语言”已逐渐成为国际化的共同语言。

    “各国股民对企业上市、股价、股市波动等有共同体验,产生了具有广泛认同性的‘通感’,这种‘通感’打破了不同语言、风俗、民族和国籍的界限。亚金协的创建,会进一步增加中国与其他亚洲国家的‘通感’,以金融的语言和方式,加强亚洲各国的沟通、交流与合作。”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梁海明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这样说。

     同为中国“出品”,亚洲金融合作协会与亚投行、丝路基金有异曲同工之妙。

    梁海明指出,亚金协同样能够为“一带一路”计划的开展贡献力量。每个国家都有或多或少的金融机构,或官方或私人,作为国际合作组织,亚金协能够为亚洲区域的金融合作提供一个可以“谈话”的平台,为各个国家、机构互联互通、深化合作提供条件。此外,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雄厚的经济实力和稳定的人民币汇率,可以在亚洲地区发挥“定海神针”的作用,“一旦欧美国家爆发金融危机,人民币特有的优势可以减轻亚洲金融体系可能遭受的冲击”。

    2008年,雷曼兄弟的破产正式宣告金融危机在西方国家的全面爆发,亚洲国家未能幸免于难。国际资本市场中,大规模的高速流动和美元汇率的频繁波动,让亚洲国家逐渐意识到,唯美元马首是瞻的汇率制度并不合理。亚洲实体经济高度关联,若这一区域内的货币合作机制不能得到完善,其经济发展和金融稳定都有可能在未来某个时间点再遇危险。亚金协为亚洲国家健全货币合作制度提供了契机。

    随着经济的持续发展,亚洲的区域性银行也将逐渐崛起,区域间的金融活动也会越来越多。梁海明告诉《经济》记者,除了要在原有的贸易金融、跨境银团贷款、保险理财业务、反金融诈骗犯罪和高端金融业务教育培训等领域加强合作之外,未来,亚洲各国还可以借助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结合新兴科技、创新产业和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探讨区域金融的重新整合。此外,金融领域的数字化、网络化和移动化趋势,也可能成为助力亚洲金融发展的有利条件。

    “亚洲经济的强劲增长趋势意味着,未来,亚洲地区很可能在国际金融治理中获得较高话语权和影响力,如此,亚洲金融就会成为平衡国际金融体系发展中的重要一环。”梁海明这样说。
 
    服务实体经济是本质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卞永祖认为,金融回归本源的实质,就是要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服从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但是如果没有实体经济的健康发展,金融就会成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金融行业和金融行业监管方,都要从思想意识上把服务实体经济作为金融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把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更好满足人民群众和实体经济多样化的金融需求。金融行业要将服务实体经济的成效作为衡量经营业绩的重要指标,切实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

    东盟与中日韩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AMRO)首席经济学家许和意(Dr Hoe Ee Khor)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亚洲,不确定性是这一地区实体经济发展特别需要注意的一个问题,也是宏观经济面临的风险因素。“如今,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全球性金融政策收紧、通货膨胀上升、金融动荡加剧,都可能令区域经济的脆弱性扩大,从而为金融稳定带来难以预见的风险。”

     许和意强调,亚洲国家的决策者需要无时无刻保持高度警惕,对潜在的外部冲击保持高度关注,优先考虑能够稳定金融发展的决策,同时采用针对性的宏观审慎政策,为金融发展保驾护航。与此同时,亚洲国家还需要加快各自内部的结构性改革,为促进区域内金融合作奠定良好基础,从而提高抵御金融冲击的能力,为实体经济保持稳定、强劲增长创造条件。
 
    链接

     历次世界性金融危机一览

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的成立,有助于防范金融危机的发生。                         
 
1929年美国股灾
 
危机根源在于经济周期。过度投资导致产能过剩,经济进入萧条周期,货币财政政策应对失当,而彼时立法和监管的缺乏助长了股市的过度投机。这次股灾导致美股几乎四分之五的总市值蒸发,进入长达3年的“熊市”。当时,美国政府和美联储并没有采取实质性的救市措施。不过,这次股灾促使美国出台了一系列消除证券市场不正当交易和稳定银行体系的法案,建立了对证券业和银行业监管的标准框架。
 
1987年美国股灾
 
危机根源在于,前期股市的暴涨缺乏经济基本面支撑,而巨额的贸易逆差和财政赤字导致人们对美国经济信心的下降和对通货膨胀的担忧。同时,国际游资增长加剧了股市波动。这次股灾导致道琼斯指数单日下跌点数和幅度均创历史新高。美联储采取的主要救市政策包括:高调发声以稳定市场情绪、补充流动性、鼓励银行向经纪商和交易商提供贷款。
 
1989年日本股灾
 
危机根源在于,低利率加上金融自由化改革降低了融资门槛,加剧了银行放贷的市场竞争,最终导致各类资产价格暴涨。这次危机中,日本股市与房价暴跌,过度参与投机的公司纷纷倒闭,并将破产浪潮传导至其他企业和银行。针对危机,日本当局一开始并未主动托市,仅通过慢节奏的降息来释放流动性,错过了救市良机。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
 
危机根源在于,泰国实施不合理的国家外汇管制,忽视对国内消费市场的建设和培养。1997年3月和6月,美国金融巨头分两次抛售泰铢,泰铢应声贬值。当时,泰国央行为了维持固定汇率制,将利率提高至13.5%,却加剧了泰国股市的下跌。7月,泰国政府放弃固定汇率制,实行浮动汇率制,泰铢跳崖式贬值。不久,这场风暴扫过马来西亚、新加坡、日本和韩国、中国等,打破了亚洲经济急速发展的景象。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
 
危机根源在于美国低利率环境下房地产泡沫的升腾与破灭。次贷危机导致当时美国房地产崩盘、大量金融机构破产倒闭、股市剧烈震荡。美国政府与美联储采取的主要救市政策包括:补充流动性、政府表态提振信心、修改规则限制做空、经济刺激与政府救助。
 
2012年欧元区欧债危机
 
危机根源在于,货币和财政双宽松政策背景下各国政府大规模举债,债务负担大大增加,财政纪律失控,经济运转过分依赖举债来维持高福利。欧债危机的爆发导致欧元区经济衰退、通货紧缩。欧洲央行采取的主要救市措施包括:补充市场流动性、设立金融稳定基金、通过杠杆化放大可提供的贷款援助规模、债务减记。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