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独家新闻 >> 浏览文章
独家新闻

ICO:狂欢终落幕

时间:2017年09月07日 来源:《经济》杂志—经济网 作者:寇佳丽 点击: 【字体:

  ICO(Initial Coin Offerings)的暴富“神话”很难不令人想起现代金融史上的第一次投机泡沫。1593年,一位荷兰商人从土耳其进口首株郁金香。进口货+有钱人的符号,两个特征令郁金香成为投机客眼中的宠儿,今天买明天卖,就能大赚一笔。1634年,炒郁金香的行为,由荷兰中产阶级蔓延至全民,1000美元一朵的郁金香花根,不足一月便可升值到20000美元。1636年,郁金香在阿姆斯特丹股市上市,此时,一朵郁金香花根的售价甚至高过一部汽车。1637年2月,郁金香市场崩塌,很多人一夜之间倾家荡产。国内也不乏这样的例子,比如兰花的投机炒作、疯狂的邮币卡等,泡沫破灭之后,留给人无穷的懊悔与叹息。


    无法估值的众筹


    如果说数字货币(也称虚拟货币、代币)之前火起来是因为比特币,那么这一次,将它推向另一个交易巅峰的是ICO众筹,要了解这一新型众筹模式,就不得不对区块链和ICO本身进行解释。


    区块链(Blockchain)技术,本质上是一种公共记账机制,属于技术方案而非具体产品。其基本思想,是通过建立一组互联网上的公共账本,由网络中所有用户共同在账本上记账与核账,从而保障信息的真实性和不可篡改性。


    “之所以有‘区块’这两个字,是因为它的基本结构是网络上一个个存储区块组成的链条,每个区块中包含了一定时间内网络中全部的信息交流数据,链条会随着时间不断增长”,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武长海教授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这样解释。


    与传统网络技术相比,区块链的优势更加强大:不需要信任系统、去中介化、不可篡改、加密安全性等。很多人只知道区块链滋生了比特币,却不知道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只是区块链诸多应用中的一种。


    清华大学iCenter导师韩锋告诉《经济》记者,虚拟货币只是区块链在金融领域中的应用。除此之外,区块链还可以在物联网、智能合约、身份验证、电子商务、文件存储等领域大展身手。不过,直到9月4日ICO被叫停之前,金融一直都是区块链在我国最热门的应用领域。


    ICO的具体定义至今尚无官方版本。世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铭律师曾表示,ICO改编自证券界的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s),即“首次公开发行”一词。他认为,本质上,ICO也是一种“公开发行”,只是将发行标的物由证券变成了数字加密货币。


    ICO众筹是借助ICO募集资金的过程。一些新的数字货币项目发起者在首次发行数字货币的时候,会将一定量的数字货币售卖给投资者,投资者用手中的虚拟货币来买。未来,这些货币的早期持有者和爱好者可以相互交易。当我们说ICO融资规模的时候,是按照当时的行情,把募集到的数字货币换算为人民币或美元等流通货币。简单说,ICO众筹是一个以数字货币换取数字货币的过程。


    武长海对《经济》记者强调,ICO众筹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


    “普通众筹项目都是实实在在的,能够估值,可数字货币很难,它能够在短时间内升值数万倍,参与者很容易进入癫狂状态。大家也都知道,至少在我国,数字货币没有获得合法地位,也没有实际用途。这些货币只是资金盘的一种媒介,短时间炒作起来的高价格,可能随时被大资金控制,中小投资者很容易遭遇“割韭菜’,被洗劫一空。”


    上海国际金融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小蚁区块链负责人陶荣祺也告诉《经济》记者:“我对区块链的发展信心十足,但对ICO来说,适当的监管是必需的”。


    易触法律红线


    与上述受访者的担忧不同,长江证券首席分析师王建的态度更为明确:“我很不看好ICO”。他认为,抛开“政府不支持,民间不禁止”的尴尬地位不谈,目前国内对数字货币和ICO的追捧,像极了传销。


    “没有人在乎数字货币的真实价值是什么,所有买家或者持有者基本上都抱着投机心态,只要忽悠后面的人买,现在持有数字货币的人就有利可图。‘炒作’的核心就是要不断吸引后人参与这场所谓的投资。或许今天有人告诉你,13个月后,价值几元人民币的数字货币会比黄金还贵,可是谁知道呢?如果监管机构突然禁止它,投资人又该怎们办。”


    王建对ICO的前景表示怀疑,因为一旦监管部门取缔它,投资者除了被“套牢”似乎没有其他选择。还有一点非常值得关注:ICO本身就很容易与违法犯罪行为扯上关系。此前有媒体指出,ICO因涉及资金筹集,很容易演变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不过,两者的区别还是比较明显的。


    我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是指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行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是指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出具凭证,承诺在一定期限内还本付息的活动。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是指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不以吸收公众存款的名义,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但承诺履行的义务与吸收公众存款性质相同的活动。


    “ICO众筹本身就是一场自担风险的游戏,投资者面临巨大风险,但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中,受害人或投资人承担的投资风险较小。从刑法角度看,ICO众筹很容易发展成传销或非法经营行为,从而与组织领导传销罪、非法经营罪发生联系。”武长海这样解释。


    监管机构似乎已经有所行动。


    2017年8月21日,Finwise(纷智)全球区块链峰会遭遇上海市浦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突击检查,执法人员当场停止会议,并约谈当事人。主办方上海艾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因涉嫌虚假宣传被调查。该公司长期以“维优咨询”对外进行宣传,自称是区块链行业的领军企业,仿照比特币技术自行研发了一款数字加密货币,并在自有平台上进行交易。据悉,艾固是被工商部门调查的首家ICO企业。


    8月30日晚间,ICO项目平台ICOINFO发布公告称,为防范风险,从当日起,ICOINFO主动暂停一切ICO业务,待监管政策出台后,按照政策规范开展业务。同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指出,ICO项目资产不清晰,信息披露严重不足,投资者应谨慎对待。9月2日,比特币中国也在其官网上发布公告,表示即日起暂停ICO充值与交易业务,次日起暂停ICO提币业务。


    意外又不意外的定性


    郁金香的泡沫神话持续了半个世纪之久,ICO大概做不到。从天使投资人跑步入场、项目发起人“空气”融资到项目平台自我关停,历时不足两个月。


    中国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在今年7月份开始了解ICO,40天内投资了20家ICO项目。而向薛蛮子介绍ICO的李笑来,本身就是ICO项目的发起人。他发起的第一个ICO项目名为EOS,5天内融资1.85亿美元,第二个项目名为PressOne,项目书都没有却也募集了约1.25亿美元,被外界称为“空气”项目。


    曾经作为一种尚未被国家接受、没有官方界定的金融创新,在一定程度上,ICO为解决融资难和资产流动问题作出了贡献。只不过,当前的乱象也是其无法逃避的事实。


    2017年7月25日,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了《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指出面向国内提供ICO服务的相关平台共有43家,完成ICO项目累计融资规模折合人民币26.16亿元,参与人次10.5万。不过,神州数字CEO、区块链天使投资人孙江涛却公开指出,国内90%的ICO项目都不靠谱。


    天堂和地狱的距离到底有多远呢?也许只有幻象破灭的时候,公众才能得到答案。只是,对ICO的监管似乎不能等了。


    仅在8月份,风向就发生了较大改变。中旬,央行、证监会等部门召开联席会议的时候,对ICO的态度还比较温和;下旬,央行总部收到紧急报告,该报告明确指出,用实质重于形式的穿透式监管来看,ICO属于变相非法集资。而月底,“可能暂时取缔ICO”的消息传了出来。


    “ICO炒作成今天的样子,与央行也是有关系的,因为最初央行也赶了一段时间时髦,做了很多研究,但是唯独没有做监管方面的研究。这是最大的问题。当ICO的产生规模和其在二级市场的规模还比较小的时候,影响也小,政府或监管机构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其发展。当这种民间行为发展到一定规模,开始滋生违法犯罪行为,并对金融秩序和金融安全产生影响的时候,国家也是有权利取缔它的。”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副主任吕随启教授这样告诉《经济》记者。


    有业内人士认为,中国也可以学习英国和新加坡,对ICO实施“沙盒监管”。沙盒监管,就是授权金融创新公司加入一个特殊的政策环境中,获得授权的金融创新公司可以在规定的监管条件下,测试他们的业务能给金融带来什么改变,能够得到什么实际价值,监管部门也能从各方面测试该公司的项目。借助这一监管模式,ICO或许可以找到金融创新和行业合规监管的平衡点。


    不过,9月4日上午,《经济》记者得到消息人士爆料,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办已经下发《关于对代币发行融资开展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要求“落实对代币发行平台高管约谈监控及其账户监控等措施,保护投资者利益”,某些省份甚至以“特急”方式传达文件,要求“9月4日上午下班前报送省整治办”。


    9月4日下午,央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简称《公告》),要求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


    至此,一场围绕ICO的狂欢终于结束。万幸,历史不必重演。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