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因为有你 >> 产业观察 >> 浏览文章
  • 产业观察
  • 创业服务机构孵化进行时

    时间:2015年09月24日 信息来源:经济网 作者:秦婉欣 【字体:

     
        刚刚毕业于国内某重点工科院校的小马,在校期间利用学校提供的研究资源和设备空间,和同学们组建起了一个小型的创客团队,致力于运动数据监控的智能硬件的研发。毕业之后,他利用在校期间积累的经验以及实际研发出来的产品,毅然选择了创业的道路。可是当他离开校园走入社会之后,“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的现实使得他不得不将眼光转向形形色色的创业孵化器,以此作为初创阶段的跳板。
     
        无独有偶,在读研究生大树经营他的在线美术教育平台已经将近一年的时间了。刚开始,从对接教师到规划课程,再到宣传招生,几乎是他一人独挑大梁。随着“互联网+”创业热潮的兴起,大树也认识到利用互联网进行创业的重要性,而各种众筹项目的出现,使他明白原来工作并不仅止于自己的努力奋斗拼搏。今年,大树的目标是寻找投资人扩展公司规模,并使公司走向正规化、制度化,提高工作效率与知名度。
     
        作为独立的第一步,这些创业者首先想到了传统意义上的孵化器。几番考察过后,他们发现,传统意义上的创业孵化器其实就是廉价的工位租赁处,而且大多数孵化器地处偏僻,有的甚至是某栋大楼的地下几层。在工区里几个桌子就是一个初创公司,而且大部分公司人员的水平素质不高,会议室常常需要排队使用,气氛压抑,创业氛围不佳,环境糟糕。
     
        今年2月初潘石屹推出了SOHO 3Q项目,主打“办公室在线短租”。万科集团原副总裁毛大庆离职创办“优客工场”,短短一个月时间,在北京“圈地”逾5万平方米。随后,SOHO原中国副总裁王胜江宣布与洪泰基金联手打造“洪泰创新空间”。这些孵化器的“高端产品”也都附带有一些创业服务,比如潘石屹推出的SOHO 3Q项目,就标榜在优质开放的办公环境中,提供定制化的服务,而租期短也成为其一大亮点。然而地产商的转型并没有戳中创业的痛处,解决办公地点只是一个起点,创业之路还要很远。
     
    创业服务机构孵化进行时
    为创业者服务
     
        因此他们想到了创业氛围浓郁的中关村。2014年开街的中关村创业大街更是云集了30多家创业服务机构,李克强总理到访过的3W咖啡首先成为这两位创业者的考察对象。
     
        3W咖啡北京店现位于中关村创业大街的街口。2010年,3W咖啡创始人通过一条微博众筹到180多名股东。2011年8月份,3W咖啡作为互联网行业的从业者交流创业信息的场所,在立方庭开始营业。随着创业者和投资人在咖啡馆里的集聚,3W开始尝试性地为两者搭建零门槛的沟通平台。2013年,处于创业最艰难时期的3W被邀请入驻了中关村创业大街,这也成为3W事业的转折点。当时中关村管委会领导曾说过,让你们这样的民营机构落户大街,我们就是希望帮助你们快速成长,再让你们去帮助更多的创业者快速成长。现在 3W咖啡的一层和二层继续以咖啡厅的形式经营,不同的是,来喝“总理咖啡”的大都是创业者。二层的会议大厅则供举办“3W公开课”、“投资人下午茶”或“创业早餐会”等活动。三层是办公区,可以容纳不多于10人的20个创业团队在此办公,每个工位每月收取999元的租赁服务费,但依然供不应求。
     
        3W孵化器高级副总裁王斐琴告诉《经济》记者,任何人都可以申请入驻3W办公,“申请只需要将自己团队的商业计划书、个人简历等相关资料发到我们的邮箱,无论是否通过审核都会有专人进行回复。我们每期会挑出40个团队来3W进行面试,由投资人或基金经理作为主考官决选出最终可以进驻的20个团队。”审核严格的3W咖啡依然如此受创业者追捧,当然不只是租金便宜。王斐琴说:“3W围绕为创业者服务这一核心衍生出了相对完整的创业生态圈。除了孵化器外,3W旗下有为创业者解决市场营销问题的3W传媒公司,有为创业项目提供种子期投资的3W基金,还有为解决创业者前期和中期用工需求的拉勾网和3W猎头网。此外还会对接第三方服务平台,解决创业初期财法税等基本手续问题,举办投资人下午茶、早餐会,增加创业者与投资人接触的机会,也让投资人帮助创业者进行项目的梳理。在创业阶段做培训,讲经验,让创业者跑得更快。”
     
        同样位于中关村创业大街上的36氪也有着类似的垂直型的创业服务体系。2011年,以“说产品,不废话”为报道原则,36氪以全球最前沿科技产品报道发布平台起家。在寻找创业方向的时候,创始人刘成城将寻找创业方向本身作为了自己的创业方向。经过4年的沉淀,36氪也从较为单一的媒体业务发展到了今天拥有包括中国领先的“科技新媒体36氪”、“36氪融资”平台和互联网创业项目孵化器“氪空间”三大主体业务的为创业公司服务的企业。刘成城表示,现在的 36氪正在为创业者打造一条创业生态链,这一切所要达到的目的只有一个:让创业更简单。
     
        36氪在全中国首创了“不收费、不占股、全球资本,平台服务”的新型孵化器模式,构成了36氪专注互联网创业的生态圈模式。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年轻的服务团队以及成规模的融资平台。36氪90%的员工都是85后,平均年龄25岁,因此更了解年轻人,也更了解年轻的创业者以及创投的生态环境。其融资团队由资深媒体记者、产品技术开发人员、专业财务顾问、数据库人才组成,活跃着逾千名国内外专业投资人。因此,这个平台更适合初创的创业团队,酒会、沙龙、路演和毕业礼等创业主题活动也更适合年轻的创业团队。
     
        这些服务于互联网行业创业者的创业服务公司基本上已经可以满足创业者大树的需要,而智能硬件领域的创业者小马则需要找寻更专业的创业服务公司。
     
        在中关村地铁站附近的阿尔法沃夫中关村智能硬件企业加速器就是一家专门致力于为创业者提供技术服务的公司。“假如一个理工男有好的技术、好的创意,我们就可以帮他解决所有问题,包括资金对接、办公场地、法律服务、公司上市、去国外申请标准、国外专利维护以及销售等全产业链的服务。”阿尔法沃夫北京加速器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王乃琛说,“很多专业搞科研的理工男没有专业的商业思维,他们不知道资本要什么,资本也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因此好的项目很可能就会被埋没。我们就来做中间的纽带,从前期大学生创业的想法开始,一直到产品落地,把资源对接给大学生,引导大学生理性地创业,不能浪费国家资源。我们认为好的项目是不缺钱的,所以我们的园区是收费的。”
     
        阿尔法沃夫中关村智能硬件企业加速器的亮点就在于可以提供国内外高精尖技术的解决方案,并在此基础上打通上下游从制造到销售的通路,因此也获得了政府的支持和重视,并和多所高校的孵化器合作,挖掘优秀的项目进行孵化和加速。
     
        相比于较为专业的阿尔法沃夫中关村智能硬件企业加速器,依托于中国最大的电子制造业“企业采购”电商服务平台科通芯城的硬蛋,则着力打造以“供应链”为核心的智能硬件生态圈,力图构造一个智能硬件创新创业平台。“硬蛋服务的是智能硬件的创业者,现在已经有将近5000个智能硬件项目在平台上,是中国最大的智能硬件创新创业互联网平台,并着力打造以供应链为核心的智能硬件生态圈,其目标是加速中国智能硬件或电子制造业的产业结构升级和发展,可以称之是孵化器。”硬蛋副总裁刘宏蛟介绍说。
     
        硬蛋的供应链平台包括硬蛋Direct、硬蛋IOT超市以及硬蛋Link等服务,为创业者提供智能硬件全部生产供应链条的解决方案。同时,硬蛋种子基金加速器以及硬蛋众测平台和“全民硬件”概念引领下的高频次地推活动,则可以为创业者提供生产链条前期、后期的融资和营销推广服务。
     
        硬蛋将孵化的过程综合到线上线下进行,创业者不再需要一定入驻才能被服务,脱离了地理位置的限制。
     
        随着“创新创业”的高频出现,各种孵化器、创新工场、创客空间以及加速器如雨后春笋般集中出现在我国北上广等发达城市地区。创业变得越来越简单,创业服务业逐渐形成一个产业,越来越多样化。但是创业之初的创业者往往正处于迷茫的阶段,他面临着一生中要做最多决策的时期,一步路都不允许出错。正如王斐琴所说,创业者就是要与时间赛跑,在最短的时间脱颖而出,否则就会被创业浪潮淹没,因此选择符合公司气质且专业的创业服务机构就变得十分重要。
     
        经过一番考察后,虽然创业者小马和大树已经有了自己的选择方向,但是对于各种形式的创业服务机构,他们还是有些云里雾里,摸不清头脑。
     
    包租婆还是大股东?
     
        盈利模式一直是创业服务企业力图解决的问题。
     
        原始的创业孵化器的盈利模式基本上都是向政府审批,低价获得创业空间或者直接获得政府拨款,同时还通过出租工位的模式向创业者收取租金。随之出现的创客空间、创新工场或创业咖啡馆等创业服务机构,则利用对创业者的集群效应,以及多年积累的投资资源,通过为创业者融资并抽成的方式形成收益;有的则干脆直接投资优秀的创业项目,成为该项目的大股东。随着时代发展,创业者数量逐渐增多,创业者对服务的要求也更加多样,创业服务机构在提供完善的创业服务的同时,成本也大大提高,原始的租金收入以及回款周期长的投资占股模式,已经不足以支撑创业服务机构的运营,越来越多的创业服务机构开始研究自己独特的盈利模式。
     
        “我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只能摸索着前行。”刘宏蛟说,“因为我们的供应链是科通芯城,这也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因此从没想过和孵化器、加速器做竞争,和小的创投公司相比,我们其实是和BAT巨头做竞争,因此我们不喜欢用孵化器把自己束缚住。我们的各种服务都是探索的过程,我们对产品是抱有一定理想的,相信一定会有很好的产品或服务出现,华为前首席供应官彭志平曾经说过APP是软件的民主化,硬蛋是硬件的民主化。线上我们要的是规模,通过抢占市场把盘做大,线下我们有地推团队去跟进,会拿到商家的一手数据,所以掌握核心商家、中小企业的数据才是我们的目的,至于这些数据究竟能够用来干什么,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但相信未来一定有用。我只知道我们一定不能做成什么,并不知道未来会成为什么。所以我们对未来的畅想是一个基于大数据的平台服务。”
     
        专注于互联网创业者的36氪也还没有盈利,但靠网站广告收入基本可以做到收支平衡。刘成城表示,盈利目前对他来说并不是压力,如果参照收取融资额的百分之几作为顾问费的传统做法,36氪今年就有约一亿元的收入。“现在想要盈利太简单了,只是我们觉得还不是时候,目前重点还是帮助更多的创业团队,让创业更容易,提高36氪的价值。我们把社会价值做出来,相信商业价值自然会有,36氪可以不大,但是不能不伟大。” 伴随着它成长的,是难以统计数量的创业公司,因此,基于创业公司大数据,并整合多方权威数据的“氪指数”于近日上线。这是一款分析公司投资指数的专业工具,可对创业公司基本面及细分领域发展趋势进行多维度分析,旨在帮助国内投资人降低投资风险,发现更多优质公司,为创业行业建立专业的评价体系。
     
        随着这些大型创业服务公司的动作,不难看出,利用通过创业服务获得的多种数据和资源,发展面向成熟企业的服务项目,已经成为创业服务公司盈利的新方向。
     
    大而全还是小而美?
     
        究竟要专注某个行业领域,还是应当健全、规范服务以服务于全行业的创业公司,也是创业服务公司要考虑的重要问题。
     
        大部分创业服务公司的创始人本身都有着创业的经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这样的创业服务公司更懂得创业者的痛处,也能更好地为创业者服务。但如果让从业者大多是互联网行业出身的创业服务公司去服务于一个制造业的创业公司,或者是文创领域的创业团队,无疑会导致“牛头不对马嘴”的结果。
     
        而针对于某个行业领域进行服务,若不打通整个创业的通路,只服务于制造、营销或品牌包装的某个环节,则会导致创业的时间周期延长,创业者就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精力去打通创业的所有环节,创业服务机构也就失去了其存在的意义。
     
        “所以我们就打通了整个供应链B2B2C的环节并形成闭环,服务创业企业的上游,从元器件到生产工厂打通供应链。下游打售卖渠道,不管是做营销、做市场、获得反馈还是卖货,形成一个生态系统。外界解读我们是孵化器,其实我们打造的是智能硬件供应链的生态系统平台,服务的是创业者。” 刘宏蛟说。
     
        2015年1月李克强总理探访深圳柴火创客空间,让“创客”和“创客空间”们倍受鼓舞。同月,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确定支持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政策措施,中央文件第一次提到“众创空间”。2月,科技部发文,指出以构建“众创空间”为载体,有效整合资源,集成落实政策,打造新常态下经济发展新引擎。3月,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再次反复提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并且将其提升到中国经济转型和保增长的“双引擎”之一的高度。不久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众创空间”纲领性文件——《关于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20年,形成一批有效满足大众创新创业需求、具有较强专业化服务能力,同时又具备低成本、便利化、开放式等特点的众创空间等新型创业服务平台的目标。文件指出,众创空间是顺应网络时代创新创业特点和需求,通过市场化机制、专业化服务和资本化途径构建的低成本、便利化、全要素、开放式的新型创业服务平台的统称。这类平台,为创业者提供了工作空间、网络空间、社交空间和资源共享空间。与传统孵化器相比,众创空间的范围则更大,可以说是国家为各种新型创业服务企业下了一个定义。
     
        在这种大背景下,许多大公司试图转型做孵化器。但大多数是因为孵化器是最不会使公司内部进行巨大变动又能吸引新鲜血液并迎合市场的方式。也有很多公司打着创业服务的旗号集资圈地却做着另一套工作。
     
        虽然创业热下乱象丛生,但随着创业创新教育的普及,以及人们观念的转变,市场的吸引力将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创业之路。与此同时,创业相关的周边产业也必将逐渐完善,并发展下去。
     
    标准化还是差异化?
     
        创新创业教育作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基础支持,是真正能在大众间树立创新创业思想、转变创新创业观念的重要途径。
     
        然而创新创业教育十分难以标准化。3W咖啡希望能够通过服务的标准化与个性化相结合的方式,给予入孵的创业者加速度,帮助他们抢时间、抢人、抢钱、抢市场。首先给入驻的创业团队输出一套最基础的包括组建团队、融资、管理、营销推广等项目的培训,在此基础上再根据各个创业团队的不同问题做定制化的服务。对于相对成型的企业则会成立投后管理的服务团队,在战略、市场、包装、宣传等方面帮创业公司做完全陪伴式的辅助服务,加快其拿到融资的时间。
     
        然而大多数创业服务公司并没有如此充足的人员配置,可以完全陪伴某个创业公司完成其组团、融资的全过程。因此,全民化的创新创业教育就有了重要作用。
     
        从大洋彼岸的美国来到中国的创业周末就是一个致力于创业教育的团体。参与者不限行业领域,每周五下午集合分组,确定创业方向,周六和周日进行组建团队、包装品牌、完善产品、营销推广等创业全过程的实践,周日下午进行汇报,并由专业的创业导师进行评比,总共54个小时。创业周末的创业教育十分值得推广和学习,它以完全实战性的演练去培养创业者的创业思路,各行各业的创业者聚集在一起,也更能激发创意的火花。TechStars社区项目大中华区区域管理部门负责人Mark Koester介绍说,创业周末从2014年进入中国以来,创业培训活动的数量上升了275%,活动城市也新增了杭州、青岛、北京、成都等地,总数达到了8个。
     
        外资企业的加入为创业服务注入了新的活力,也拓展了新的思路。普及创业教育,也将成为创业服务企业需要关注的重要领域。
     
        创业者小马和大树经过深度的调查发现,创业服务企业的价值不仅限于服务创业企业,更在于通过加速创业企业的成长,打通创业的全产业链,普及创新创业教育,形成创新创业风气。
     
        “如果再靠低廉劳动力换取利润的话,经济水平不是会有长远发展的,都说科教兴国,科技和教育上不去,国家就不会发展得好。而教育和科技是相辅相成的,教育上不去,科研实力就跟不上,人才就留不住,导致我国大部分高精尖人才流向海外。”王乃琛说,“创业就是创造一个事业,是本来没有的,创业和做科技应该往尖端走,而非谈模式、走可复制化的道路;应该围绕核心民族产业专类,在国际进行竞争,而非在国内打价格战。”
     
        从中国制造转向中国创造,促进经济发展的转型升级,创业服务机构或许还可以做得更多。
     
        去年以来,互联网巨头与实体商业纷纷加速布局O2O领域,使相关产业如雨后春笋般在全国各地兴起,渗透到了生活服务的各个领域。据估计,我国今年O2O市场规模将突破5.99万亿元。然而,就当前的行业状况来看,O2O的多数玩家还在以“烧钱”的方式来抢占市场,谁能在同质化现象较为严重的火拼时代独辟蹊径,提升自身竞争力,谁便是行业巨头。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报名已经开始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