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专题报道 >> 谁动了我们的奶源地? >> 更多新闻 >> 浏览文章
更多新闻

是谁撬动奶价不断走高?

时间:2013年12月19日 信息来源:中央广播网 作者:佚名 点击: 【字体:

 

“又涨价了,年年都涨啊。”小曹从嘴里拿下叼着的吸管,一下捅开了一瓶鲜奶的上盖。

 

日前,广州本地“入户奶”全线提价,风行、香满楼和燕塘等3家知名本土奶企从本月起平均涨价一成左右,老广纷纷惊呼奶价涨势凶猛。

 

奶价何以年年提升?在这条牵动无数人的产业链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市民纷纷发出疑问,在众多说法中,原奶供应缺口过大致奶价上涨是主因。

 

近日,记者顺着这条白色的产业链条走了一遭,试图找出那个撬动价格杠杆不断上扬的支点,却发现撬动终端奶价不断走高的杠杆远不止一根。

 

乳品公司涨价保本?

 

据省奶业协会统计,2013年广东奶牛饲养成本平均上涨了12.61%,其中饲料成本上涨了10.35%,人工和动物保健药物等其他成本上涨了18.11%

 

“不要写我的名字,这个问题太敏感了。但我说的都是行内的实话。”老罗(化名)是一家乳企的中层。在他看来,广东原奶供应缺口大不是新话题,“好多人说奶荒助推奶价上涨,但我觉得最直接原因其实是成本涨得太快了,原奶价格上涨是最关键的因素。”

 

据记者从广东省奶业协会获得的数据显示,2009年以来,广东原奶收购价是年年上涨,2013年原奶收购价达到50005700元每吨,比2012年上涨了4.64%。由此看来,鲜奶等乳品价格的上涨,确有原奶成本价格上涨的原因。

 

那原奶涨价是受什么推动呢?据老罗提供的数据,他所在公司旗下牧场从今年11日到1131日,运营综合成本上涨21%,“成本的上升是全方位的,包括人工、水电、饲料成本等等都在上涨。”

 

“感觉他说得高了点,但总体感觉15%的成本上涨还是有的。”一位民营奶牛场的负责人佐证了老罗的话,“别的不说,今年的牛饲料价格涨得就特别凶。就拿玉米秸秆来说,去年这时250元一吨都能收到,现在350元一吨都不一定买得到,再加上企业员工整体工资也跟着上涨,奶牛场的成本是涨得很厉害。”

 

据省奶业协会统计,2013年广东奶牛饲养成本平均上涨了12.61%,其中饲料成本上涨了10.35%,人工和动物保健药物等其他成本上涨了18.11%

 

“无论是公司自营牧场,还是从其他奶牛场采购,成本摆在这里。鲜奶、纯牛奶等产品的主要原料都在涨价。”老罗反复强调,全行业产品5%8%的价格涨幅其实无法完全消化各种成本的上升。相反,不断涨价产生的“甩出效应”,还会令公司失去不少客户。“原奶收购价要涨,加工成本也在涨,终端销售、派送成本都在提升。说句不好听的,我们也不想涨价,但总不能做亏本卖卖啊。”

 

记者查询多家公司行业年报发现,与其他大众消费品子行业对比,乳品行业利润率的确偏低。即使是伊利、蒙牛这样的乳品巨头,其利润率也远低于肉制品龙头双汇、啤酒龙头青岛啤酒。“乳品行业现在还是个走量的逻辑,成本太高确实很难做。”一位行业分析师向记者表示,原奶价格的上涨确实很厉害,而乳品企业临近年关涨价的做法也是有原因的,“乳品企业每年都要与奶牛场签订一次协议,决定下一年的原奶收购价,很多企业预期到原奶收购价要上涨,于是就决定提价。”

 

养牛行业难获助力?

 

“如果能有资金周转,谁不愿意扩大产能?但我们的地是租的,房子没有房产证。没有抵押物,谁给你贷款?大家都希望解决奶荒,但就是没人来帮忙。”

 

如果说每年生产成本的上涨是奶品价格上涨的短期推手,那么奶源供应不足的问题则可以说是导致广东奶价居高不下的长期难题。“明年的原奶收购价又涨了。”刚刚走出乳业闭门会议会场的阿键(化名)十分谨慎,在记者多次提问后,才给出了以上的答复。

 

记者随后获悉,在这场“2014年广东生鲜奶购销协调沟通会议”上,各方经过反复商定后,决定2014年生鲜奶购销价格,可在2013年合同价格的基础上上涨9%左右。

 

2012年,全省生鲜奶总产量17.6万吨,按常住人口1.1亿算,人均1.6公斤。而全国人均数字是27公斤左右,世界人均年消费量更是达到100公斤以上。”省奶业协会会长陈三有再次向记者描述了这个巨大的缺口,“全国奶牛的存栏量是1450多万头,广东才6.5万头。这几年广东鲜奶等产品消费量逐年提升,但奶源增长太少了,长此以往,乳制品价格怎能不涨?”

 

奶价扶摇直上,阿键的养牛场却在今年失去了超过一半的奶牛。据他透露,省内如他一样的规模化奶牛养殖户在原奶供应长期短缺的背景下却很难迈出扩张的脚步。他担心省内的奶牛数在这几年都难有大幅提升。

 

“今年好多奶企都让我们扩大自有牛群数量,也就是说给他们供奶的牛都得我们自己养,不能再采用收集原本分开饲养的散户来供奶的"奶牛小区"模式了。”他说,在乳业安全要求不断提高的当下,乳品企业的这种严要求并非不可理解,但这着实打乱了他的经营计划,“说实话,我们自己养的牛,吃什么、怎么保健、什么时候产奶,确实都很好管控,质量上好把关,但这就要求我们得有大量的资金投入,单靠企业自有资金发展太慢了。”

 

驱车一个多小时,记者来到了他的奶源基地。这个原来最多可容纳上2000头奶牛的养殖场,如今空了一半。“这么多位置空着是怪可惜的,但没办法,实在没钱了。”

 

据了解,一头良种奶牛在1.5万元左右,如果想要形成一个存栏100头以上的规模化奶牛场,光买牛就要150万元。如果是1000头,买牛加上饲养到投产等费用,合计要超过2000万元。

 

“如果能有资金周转,谁不愿意扩大产能?但我们的地是租的,房子没有房产证。没有抵押物,谁给你贷款?”阿键就表示,即使是规模化奶牛场,他们现在获取资金的渠道依然窄,在这个行业的爬坡期,他感觉十分无助,“大家都希望解决奶荒,但就是没人来帮忙。”

 

“大家又要奶源有安全保障,又要提高环保要求,奶牛场的成本能不提高么?现在又要求大家扩大产能,这对企业来说,太难了!”阿键说。

 

谁来为奶牛找块地?

 

“很多地方看到畜牧业没税收,又给地方带来了财政补贴、环境保护和疫病防控等方面的压力,对奶牛场建设均持不欢迎态度。找地难是抑制我省奶牛养殖发展的首要问题。”

 

“我说了好几遍了,牛奶的问题不能简单地看成我们行业的问题。想要解决这个民生难题,政府及社会各界都要帮手。”在陈三有看来,如今广东的奶牛难有容身之地,何谈解决奶源问题。“很多地方看到畜牧业没税收,又给地方带来了财政补贴、环境保护和疫病防控等方面的压力,对奶牛场建设均持不欢迎态度。找地难是抑制我省奶牛养殖发展的首要问题。”

 

“其实,只要通过坚持采用合理技术,控制载畜量,养殖业的污染是可以控制的,成本也可以降下来。”据一位技术人员介绍,通过打好整个产业的基础,从长远来看,成本的攀升也是可控的,“从行业的标准化养殖来说,考虑到种植牧草饲料需求、消纳牛粪尿肥水等其他环境因素,一头奶牛原本需要12亩土地,但现在正在逐步减少。从饲料成本控制上来说,原来500头牛大概需要2000亩地做饲料供应,但现在种植新型牧草,可以控制到1000亩左右了。通过不断提升饲养技术,省内每头成母牛年平均产奶量也从5吨提升到超过8吨。可挖掘空间还是非常大的。”

 

但如今,在乳品消费量最高的珠三角地区,却没有奶牛的容身之地。“现在除了广州还养点牛,其他很多市都已经或者马上不让养了。各地都在设禁养区、限养区,有些做法显然太过简单甚至粗暴,伤透了奶农的心。”陈三有表示,此前有不少奶牛场主向协会反映了奶牛要搬家的问题,而存活下来的企业也纷纷表示难有发展动能。

 

陈三有表示,广东素有“七山一水两分田”之称,应充分利用荒山坡地等来发展畜牧养殖业,并鼓励通过循环利用来化解环境污染,同时也能降低奶牛场的成本。

 

“我觉得,应该给每个奶牛场配套一些土地种植草料。种草喂牛,牛粪尿发酵制造沼气,沼液沼渣浇地,种牧草。这样既解决了牛吃草的问题,又解决了污水处理问题,还降低了奶牛饲养的成本。”对此,阿键也表示赞同,如此一来,奶牛场不用大批从外面购进饲料,也能够进一步控制奶牛的健康,可谓一举多得。

 

但是,以上技术、土地上的投入,无一不需要真金白银的投入。“现在做个好牧场要很多钱的,进口2000头新西兰良种奶牛的牧场,做起来起码1亿元啊。”老罗表示,即使是大型公司也难以负担大举扩张奶源基地的压力,“奶牛是要成长到适合的年龄才能产奶,这起码要3年。就算是再大的企业也无法不正视这些压力。”在他看来,如果按着这个节奏走下去,等到市场来填补原奶的缺口,恐怕所需要的时间不下3年。(南方日报记者 钟啸 见习记者 肖文舸)

 

(责任编辑:陆曦)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