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专题报道 >> 聚焦深港通 >> 解读深港通 >> 浏览文章
解读深港通

"深港通"是提振香港金融地位的关键布局

时间:2016年08月23日 信息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章玉贵 【字体:

  在香港经济的比较优势渐渐失去、新的竞争优势尚在培育之中的关键时期,国家适时启动“深港通”,既是中国资本市场开放与人民币国际化的逻辑延伸,更在某种程度上释放出中央以此来提振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重要信号。
 
    “深港通”
 
    时间窗口已开启

 
    备受期待的“深港通”实施方案于日前获得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在经过3个月左右的技术准备与测试之后,预计将于今年11月正式开通。
 
    从时间与技术层面而言,“深港通”是在“沪港通”运行较为成熟,并参照了相关机制之后适时推出的,体现了内地资本市场开放的有序性与稳健性。众所周知,在“沪港通”开通至今,中国证券市场经过了剧烈波动,尤其是去年6月爆发的大规模股灾,不仅意味着数以万亿乃至更多的市值蒸发以及数以千万计弱势市场参与主体财产性收入预期的落空,也在某种程度上大幅稀释中国小心培育的资产定价权努力,甚至差点触发了系统性金融风险,进而成为引爆全局性经济危机的导火索。因此,面对A股当时的危险局面,国家及时进场干预,其后,在流动性注入和相关利好政策的保护下,在市场运行规律的调节下,市场终于在经过一年多的动荡之后呈现企稳迹象,交投日渐活跃,显示投资者的信心正在恢复,这就为开启“深港通”提供了基本的市场运行环境。
 
    作为与香港市场有着天然联系的深圳市场,深港两地的经济一体化已是大势所趋。就在深交所上市的企业结构而言,其典型的科技与创业型特征,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中国微观市场主体的活力,尤其是创新力与盈利价值。尤其是深股通的股票范围,锁定在市值60亿元人民币及以上的深证成分指数和深证中小创新指数的成分股,以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A+H股公司股票。这与“沪股通”标的偏重于大型蓝筹股相比,可能较为符合境外投资者的投资偏好。之前由于A股相对较为封闭,迟迟未能入选MSCI明晟指数,无法吸引国际投资者被动配置A股。当然,国际投资者一直对A股标的有着估值偏高、获利空间不确定以及波动性较大的担忧,而此番开通“深港通”,既有利于扩大内地与相关股票市场的互联互通,亦可吸引更多长期资金进入A股市场,尤其是吸引它们投资代表着中国经济最具活力的那部分企业,为中国资本市场与全球市场的互联互通奠定坚实基础。
 
    香港金融中心地位
 
    亟待整固

 
    正如有市场人士指出的,“深港通”的最大意义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账户开放。因为在利率市场化基本完成之后,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账户开放将成为金融改革的政策重点。不过,去年“8·11”汇改之后外汇市场的大幅波动,已经在提示中国监管层,正在步入金融改革关键时期的中国,同样很难避免“蒙代尔不可能三角”,在中国金融改革与开放过程中,香港的市场经验与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之于内地而言,其价值无法被上海取代。事实上,在今年上半年稳定人民币汇率的过程中,香港作为离岸市场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言,启动“深港通”有利于投资者更好共享内地与香港经济发展成果,深化内地与香港金融合作,巩固和提升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也有利于进一步发挥深港区位优势,推动内地与香港更紧密合作。
 
    这些年来,随着内地经济的跨越式发展,尤其是以金融、贸易为代表的服务业的快速发展,香港之于内地的重要性在下降。就核心城市而言,上海、北京等内地超级城市正不断缩小与香港的差距,某些方面甚至已经超越香港。与香港毗邻的深圳,由于创新能力的跨越式提高,加上深交所发挥的重要杠杆作用,使得深港经济差距迅速缩小,2015年深圳国内生产总值(GDP)与香港只有些微差距,按照目前的发展势头,深圳将很快超过香港。显然,内地核心城市与香港经济竞争力之间的此长彼消关系,不仅在港人心中产生了一定的落差,而且也使得一部分内地决策者和市场主体认为,香港的市场中介作用尤其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已大不如前,以至于上海、深圳已经可以部分覆盖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行为空间。其实,这是非常肤浅的市场感知。香港的经济优势并非短期能够形成的,其在营商环境、市场经验、国际视野尤其是专业服务方面依然有着重要优势,国家千万不可抛弃香港,或者任由其自我发展,而是必须持续发挥香港的特色优势,凝聚港人信心,深挖内部潜力,帮助香港整固在金融和商贸等领域的竞争力。
 
    深港一体沪港携手
 
    共谋大局

 
    从亚太地区的经济竞争形势来看,香港还是有一些有利条件可以充分利用的,一是东京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受制于日本经济的疲软,短期内难有实质性提升,倒是雄心勃勃的新加坡值得香港格外警惕,新加坡不仅拥有不输于香港的区位优势,而且这些年来多面下注,甚至在与香港争夺人民币离岸中心地位的过程中不时占据先机,因此,国家在此时开通“深港通”,其战略布局不仅仅在于激活A股市场以及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更有赋予香港战略使命的考量。香港必须利用这个“时间差”,抓紧时间对金融、贸易、商业等具有竞争优势的产业进行充实提高,充分发挥自己的专业服务优势,扩大辐射面,强化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另一方面,应该尽力避免与上海之间的同质竞争,尽快实现功能互补。
 
    其实,沪港金融本身就存在较强的互补性。上海拥有丰富的国企上市资源,但国际市场运作经验欠缺,而香港的国际资源优势非常明显,“沪港通”之后,双方合作空间相当大。因此,短期内,香港应致力于强化离岸金融中心地位,担当人民币国际化的桥头堡。未来,上海将发展成为主要为国内实体经济服务的国际金融中心,香港和深圳则在强化港深经济一体化的基础上,为科技与创新型企业融资提供更优质服务,并发挥内引外联作用,以期实现深港一体、沪港携手,进而在世界金融版图中形成沪港联动、深港携手抗衡纽约、伦敦的格局。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