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专题报道 >> 特色小镇 >> 特色小镇图文 >> 浏览文章
特色小镇图文

特色小镇:以人为本,文旅产城融合

时间:2017年05月02日 信息来源:《经济》杂志—经济网 作者:张军红 张天浩 【字体:

  一个小镇,如何才能称得上有“特色”?除了解决人口就业、企业落户、产业发展之外,特色小镇还要具备什么样的作用?是不是有了规划师、投资人、开发商、运营商,特色小镇就一定能建成?中经智库特色小镇培育峰会上,相关专家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一一解答。
 
    文旅结合
 
    “有些地方政府出于政绩考虑,在没有研究好特色小镇的发展前景时,就开始跟风建设。”国家发改委农经司原巡视员、中国投资协会农业和农村投资专业委员会会长胡恒洋认为,特色小镇建设要聚焦区位、资源优势,尊重山水环境和历史传承,明确发展方向和定位,坚持一张蓝图干到底,避免半途而废。
 特色小镇:以人为本,文旅产城融合
《经济》杂志社中国特色小镇研究院院长王国华 
 
    文化部艺术发展中心副主任孔蓉也表示,现在很多地方、很多项目盲目引进洋建筑,将其视为生活有品质、区域发展国际化的象征,是有问题的。在她看来,特色小镇不只是一个经济名词,更应该是一个文化名词、一个生命活体。有没有文化特色、文化精神与文化自信,直接影响到一个特色小镇有没有灵魂、魅力、真实感和长久吸引力,影响到“特色”是不是“伪特色”。“照搬欧美特色小镇的外表容易,但要实现他们那样的文化自信、品牌和产业却并不容易。他们的特色不是单靠模仿就能移植过来的,而是要靠本地文化‘立起来’。”
 特色小镇:以人为本,文旅产城融合
文化部艺术发展中心副主任孔蓉
 
    一方面,欧美特色小镇拥有特色的精神地标、政治地标、博物馆、社区与公共空间、文化传承与教育机构,这既是重要的文化遗产、信仰和精神凝聚点,也是技能传授、文教体验和文化传承的象征。中国虽然也有众多精美建筑和丰富的文化历史故事,但是由于土木建筑易损和美学观念转换的缘故,这些精神、政治地标处于破损或无人打理状态。她认为,在建筑传承、故事传承、空间体验和内容设计上,形成传统文化与当代文化融合创新的地标和空间,是当前中国特色小镇需要突破的难题。
 特色小镇:以人为本,文旅产城融合
国家发改委农经司原巡视员、中国投资协会农业和农村投资专业委员会会长胡恒洋
 
    另一方面,欧美特色小镇还具有特色的节庆仪式、展会赛事以及相关上下游产业。这些都由专业组织机构和人员按照规范运行,突出活动的持续性和专业性,品牌上保持高度的辨识度,涉及节庆赛事运营的还会面向全球聘请高端管理人才,形成完整的上下游产业链,通过吸引、凝聚专业兴趣圈子的人,培育打造小镇的国际声望。
 
    此外,其再自然景观、旅游民宿和生活体验上也独具一格。欧美小镇往往不以门票为主要收入来源,目的是让游客在一个相对宽松的空间里,体验本地吃住行游购娱的“慢生活”。小镇居民也无需刻意迎合外来者,只要维持本地生活的自然状态即可,在和谐相处、互相尊重中,体现高品质服务、高品质生活和由内而外的自信美。
 
    与之相比,中国的很多特色小镇从规划开始就是地产思维和产业园区开发模式。“地产追求快速变现,园区概念只注重经济要素,闭合型开发,而我们要建应该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复合型生态系统,是一个以人为本,城镇化与产业化协调发展、与自然和谐共融,不但能生钱、兴业,更能养心、续命的特色小镇。”孔蓉说。
 
    有产业,还要创新机制
 
    “要避免光是在做城,做了一批城又没有产业,就成了空镇。”胡恒洋表示,在发展过程中,坚持产城融合和生态文明建设会带来不一样的惊喜。内蒙古某地在进行特色小镇建设时,出于改善当地生态环境的想法,种植了一类药用型植物,久而久之,该小镇竟然衍生出了相应的中药材产业链。江苏、浙江等地的一些企业到山里收购农户留下的空房,为满足国家改善生态环境的要求,只对房屋进行了适当的环境改造,建设成民宿旅游饭店,为来往游客提供方便。没想到,改造后的民宿经济效益空前好,节假日时更是一房难求。
 
    “没有明显的进步,就不可能吸引人。”在胡恒洋看来,在推进人口、资本、技术等产业要素向特色小镇集聚之前,必须要有镇的基础设施建设,否则走不远。他认为,不能把建大城市、管大城市的一套搬到特色小镇上来,要考虑到镇和镇域内的新农村建设,推进镇和村的融合发展。“目前的特色小镇多半在农村,且多以农业为基础,建设过程中都会用到农村的公路、能源、物流等资源,各地可以借此机会推进农村饮水安全提升工程、渔牧民定居工程落地,解决农村公路建设、能源建设、贫困户和林垦区危房改造等问题。”
 
    除此之外,孔蓉认为还要重视机制创新。“多主体利益诉求无法保障小镇建设是一个系统、完整、科学的有机体系。规划的只管做图纸,纸上谈兵居多;投资方可能不懂市场需求、业态配置与运营;运营商因为左右不了规划方与资本方的意志,也会出现空间建设与后期商业运营服务不匹配的现象,甚至在资源配置范围和配置能力上存在短板,导致业态配置不合理、营销渠道不畅通、目标消费群体不精准、与市场需求脱节等问题。这种创建主体的垂直链条式结构,会因为不同主体、不同利益分割,而增加小镇先天不足、后天夭折的几率。”因此,她建议,在设计特色小镇创建模式和评估指标体系时,要以问题为导向进行构建。
 
    胡恒洋也表示,要创新特色小镇的投资体制,创新发展机制,简政放权,优化发展环境,同时加快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建立健全农村产权,扭转交易市场。
 
    用好私募基金
 
    “目前全国共有1001个特色小镇,从行业和产业来看,高端装备制造业涉及的投资额最高,达1304.8亿元,其次是旅游业和历史经典行业。”这些钱从哪儿来?中募网络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徐继金用数据予以了解答。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数据显示,截止到2016年底,我国资产管理行业产品总额达125万亿元,由于公募基金中的货币基金和股票基金,以及信托计划中的信托财产不能直接投资于PPP项目,除去其所占的6.32万亿元份额,仍有119万亿元的资产可以投资于特色小镇建设。
 
    但是特色小镇建设周期较长,投资者不一定都能适应,徐继金认为,除了政府出资和银行贷款外,保险中的寿险等长期资金最适合投资特色小镇建设,私募资金也可以很好地匹配特色小镇的资金需求。
 
    在徐继金看来,古北水镇的融资方案非常值得参考和借鉴。2010年7月,中青旅设立北京古北水镇旅游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1亿元,由中青旅全资控股,作为古北水镇项目的建设主体,推进项目建设工作。2011年6月,中青旅为古北水镇旅游公司以出具保函的方式,向北京和谐成长投资中心(私募基金)借款1亿元提供担保,借款期限一年。2011年12月,古北水镇旅游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乌镇旅游公司和IDG(一种技术创业投资基金,属私募基金),注册资本由2.1亿元增至5亿元,增资后中青旅持股42%,乌镇旅游持股18%,IDG持股40%。2014年1月古北水镇项目开始试运营,同年7月各股东按持股比例对公司进行增资,共计出资8亿元,注册资本也由13.02亿元增至15.32亿元,为新增项目开发提供资金,降低财务费用。至此,项目运营方通过使用债务融资、股权融资和私募基金保证了项目建设阶段的资金需求。
 
    徐继金表示,截至4月12日,在中基协登记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数量为18751家。其中,证券投资基金5770家,股权投资基金7973家,其他私募基金406家,兼营多类型业务的私募管理人4602家。他认为,在特色小镇的建设过程中,可以考虑通过私募基金进行融资,让私募资金成为匹配特色小镇发展的重要资金来源。(本刊实习生叶梦莹对本文亦有贡献)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