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专题报道 >> 2017北京总部经济国际高峰论坛 >> 浏览文章
2017北京总部经济国际高峰论坛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新形势下首都总部经济发展的五大机遇

时间:2017年05月31日 信息来源:经济网 作者:佚名 【字体:

 
    下面请出今天的主旨发言嘉宾: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先生。演讲题目是:新形势下首都总部经济发展五大机遇。

徐洪才:新形势下首都总部经济发展的五大机遇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
 
    徐洪才:大家好!非常荣幸能够在这样一个美好的上午和大家分享一些观点!因为刚刚在两个星期之前,咱们结束了举世瞩目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两个星期之后的今天,我们又召开2017北京总部经济国际高峰论坛,可以说是好事连连!
 
    但是现在大家都很忧虑,北京的总部经济未来的发展前景如何?刚才我们魏女士已经发布了过去我们北京总部经济发展的报告,取得的成绩是令人鼓舞的。但是未来的发展怎么样?似乎充满着不确定性,比如说大家感觉到北京市要搬到通州,雄安新区的设立对我们未来的总部经济产生何种影响等等,这些问题都是迫在眉睫的。
 
    我想和大家分享的一个观点是什么?就是雄安新区的设立,或者说雄安新区的崛起,实际上是北京总部经济发展的机遇,是一个新的机遇,或者说雄安新区分离北京的首都非核心功能和强化北京总部经济的发展,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这是北京发展的机遇。所以我给大家分享的一个题目就是新形势下首都总部经济发展的五大机遇。
 
    首先,我们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在全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背景下,我们有哪些新的机遇。大家知道我们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长速度进入中高速,但是未来产业的转型升级,目标是迈向全球产业链的中高端,在这样一个转型升级的过程中,我们重点是要提升供给侧的质量,优化供给侧的结构。
 
    现在大家看到中国经济面临着下行的很大压力,归根到底主要是供给侧结构性的问题,我们供给的质量不高,比如大家抱怨大城市病严重,实际雾霾是个表面现象,更多的是感受到公共服务的质量不高,比如交通的问题,比如老龄化社会来临,养老保障的问题,医院、托儿所、学校、停车场等等,这些公共服务总体来看不能满足经济发展的需要。
 
    很令人欣慰的是,看到北京市把“十三五”规划里面国有资产未来的发展是集中在这些公益性的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领域,这也是我们总部经济未来发展的一个重点领域,弥补我们北京市经济发展的一个短板,提升我们供给侧的结构性,优化结构,提升它的质量。
 
    很多人感到现在投资增长速度在下滑,就是民间投资增长乏力,但是基础设施投资现在看投资回报不高,商业的价值不高。因此政府推动的PPP的合作模式现在也很艰难,很难推进。
 
    实际上大家看我们这些短板领域,目前为什么没有吸引社会资本包括国际资本的广泛的流入?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改革不到位,是我们开放不够。这是我们未来的发展的一个重点,通过深化改革、扩大开放,这是未来北京市总部经济发展的第一大机遇。
 
    第二个机遇,大家感觉到我们新一轮的对外开放、扩大开放现在已经开始了,可以说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为标志,或者说经济全球化进入2.0阶段,进入新的历史阶段。
 
    大家看到最近两天李克强总理到欧洲比利时去访问,参加中欧高峰论坛,不久前,习主席和特朗普总统进行了卓有成效的会见,未来中欧、中美之间的这种经贸合作有巨大潜力。
 
    特别是我们在共同应对这种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反全球化的潮流的背景下,我们来进一步推动新型的经济全球化。大家看到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可以说是解决目前全球问题的一个中国方案,它以极大的开放性、包容性、没有偏见来吸引和号召大家一起共同努力,共商、共建、共享,来营造一个大家共同合作、共同发展繁荣的开放性的平台,这是一个新型的全球化的方案,和过去的老全球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是我们北京总部经济发展的一个新的机遇,我们知道在经济新常态下,大家感觉经济增长的动力要靠创新。但是说实话,我们北京的创新,总体来看应该说不尽人意,上海也一样,这两个是最大的城市经济体。
 
    现在大家看到北京的创新能力比不上深圳,上海的创新能力比不上杭州,实际上北京和上海创新的基础条件应该说更雄厚一些,这也说明我们未来有很大的发展潜力,主要的障碍是我们体制机制的改革不到位。我们拥有这么多的优秀人才,这么多的科研机构,还有这么多的公司总部都在北京,但是为什么我们的创新能力不及深圳呢?这个问题值得我们反思。
 
    在新一轮全球化的背景下,很多内地的包括中西部的一些城市,一些曾经是边缘化的城市,他们现在也积极融入到“一带一路”和经济的新一轮全球化当中,参与全球的产业链、价值链的重新分工当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因此,我们北京总部经济没有理由在新的一轮的全球化下面掉队。
 
    第三个机遇,在新型全球化背景下,进一步对外开放的背景下,我们中国未来开放的重点领域是服务业,服务业在“十三五”期间是我们对外开放的重点。大家看到我们中美之间北日计划主要是服务项目。北京未来的定位是“四个中心”,我们在服务业方面,特别是生产型服务业领域以及文化产业方面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我们通过服务业的对外开放,能够找到我们新的发展机遇,我就经常和朋友们讲一个很简单的案例,美国的一个大片《阿凡达》,其实故事情节很简单,但是它产生的经济效益就超过了我们的宝钢集团,它并没有发生很多的碳排放、能源资源的消耗,但是它有很大的影响力。
 
    大家知道美国这个国家很伟大,但是历史很短,没有太多的历史故事可讲,所以它更多的是讲太空的故事、未来的世界。我们中国有悠久的文化传统,这一次习主席的主旨演讲当中对丝路精神做了新的阐释,我们的几千年文明的积淀,我们有理由在新一轮全球化的创意产业方面进一步发扬光大,关键是我们的思想要进一步解放,要扩大开放。
 
    第四个机遇,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发展机遇。
 
    过去我们讲一亩三分地都是“屁股指挥脑袋”。京、津、冀这三个点,实际上中间的协同总体来看不尽人意,尤其是北京和天津对我们周边河北省的经济的辐射、影响比较有限,产生了巨大的“虹吸效应”,所以大家看到离开北京中心几十公里、100公里以外,经济发展的落差非常大,没有形成这样的辐射力。因此中心城市淘汰下来的一些落后产能,高污染、高排放的像钢铁等低端制造业都在我们周边的河北省进行布局,这就导致了北京市的这种环境的破坏,雾霾非常严重。
 
    我注意到“十三五”规划里面,北京市把“十三五”期间把北京市雾霾治理目标是下降15%,我看这个目标太低了,不能让大家满意,到“十三五”结束才下降15%,猴年马月我们才能吸收到新鲜的空气呢?这次很高兴,把环保部的部长任命为北京市的市长,大家寄予期待。
 
    京津冀之间,比如北京和天津之间能不能形成互动?天津和北京之间产业分工有很大的差异性,在北京不可能搞制造业的,但是天津的滨海新区搞得红红火火。在贸易方面,在环渤海地区区位优势方面,北京和天津之间应该展开合作。整个河北省的经济腹地市场很广阔,就业空间很大,但是我们京津这个双子星座,对周边的欠发达地区的辐射力,外溢效应不太明显,这是我们未来努力的方向。
 
    我们不能就北京本身谈北京总部经济的发展,我们更多的应该着眼于京津冀的协同发展来看,这里面的体制机制的改革和创新就尤为重要。
 
    应该说这方面北京人的素质是很高的,不缺乏理论,但是在真抓实干方面需要加油干,要努力。
 
    举个简单的例子,今天早上进场的时候,我感到很费劲,咱们这样一个开放式的服务业的大的博览会,但是进门的门槛很高,进不来,车子绕了半天才进来。市场准入的门槛太高,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看站在门口的保安很牛,一问他一问三不知,但是他管事,他有权力,他不让你进。
 
    再比如我们讲互联互通,我们讲到“一带一路”的互联互通,国家之间的沟通对接至关重要。比如说我们的新欧亚大陆桥的建立,但是咱们看到在龙海县一直到阿姆斯特丹,这一路过去要不断地换轨,铁路连接了,但是很难连通,到了一个国家要停下来,换轨,这是国家层面的问题。
 
    但是在我们北京也有类似的问题。举个例子,我每天乘地铁上下班,八通线和一号线在四惠和四会东是要换乘的,什么时候能不用换车?每天我在这里要耽误半个小时,已经耽误了八年时间了,当时王安顺是北京市代理市长的时候,我就给他写信要求解决,到现在没有解决,八年后的今天,新市长上台了,看看他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如果这个问题都解决不了,谈何京津冀协同发展呢?北京人很聪明,喊的口号都很高,但是实干差了一点,所以北京的竞争力比不上深圳,上海的竞争力比不上杭州,就是这个问题,改革开放的问题。
 
    第五个机遇,雄安新区的崛起的机遇。
 
    很多人觉得雄安新区的崛起是不是我们北京总部经济要人走楼空了,“空心化”、“空城计”?恰恰相反,我刚才讲到雄安新区的发展和北京总部经济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它分离的是我们非核心的功能,显然核心的功能是要留下来的。
 
    如何理解?举个简单的例子。
 
    比如说清华、北大有人说要搬到雄安去,大家想一想,如果清华、北大都搬到雄安去以后,那么没有了河塘月色,从何谈起清华呢?没有未名湖畔,北大又何在呢?显然未名湖畔和河塘月色是搬不过去的。搬过去什么?我猜是非核心的,本科生搬过去,硕士生留下来,我们要强化北京的核心功能,同时把非核心功能分离到雄安去,但是雄安也给北京的总部经济提供了一个新的发展机遇,因为北京本身的空间太狭窄了,因此我们有一个新的增长点和新的空间,因为这里的起点比较低,我们可以在一张空白的纸上描绘最美好的蓝图,所以这是千年大计,要打造一座湖光山色,宜居之城、创新之城,把北京的这种潜在发展的潜力释放出来,实现一个双赢。而不是所有的总部都搬过去了,我觉得这种肤浅的狭隘的理解,人走楼空以后房子怎么办?还要住人的,不是大家想的简单的搬家,搬不去的。
 
    我觉得现在我们畅谈雄安的未来前景还为时尚早,因为它整个的规划还没有出来,虽然我们讲一张蓝图干到底,但是现在蓝图还不清晰,据我所知现在还在招标,要集聚全世界的智慧,相关的机构、人士可以参与投标,可以为未来的宏伟蓝图做出一些贡献。
 
    在未来的这种发展的过程当中,我觉得我们总部经济至少有以上五个方面的机遇,特别是要拥抱新一轮经济全球化的机遇。在新的全球化的背景下,我们总部经济的传统优势、人才优势、科技优势、资金优势等等优势可以进一步发挥,比如说我们服务于“一带一路”,现在大家看到过去几年在“一带一路”相关项目当中,应该说也并不是所有的都是成功的,也遭遇一些风险,也有一些值得总结的经验教训。
 
    在我们企业走出去的过程当中,大家看到首先是要商务咨询,这是现代服务业,商务咨询业的走出去,智库、科研机构、顾问机构走出去,这是很重要的,因为我们北京总部经济有人在优势,很多跨国公司的总部都在北京。
 
    现在大家看到“一带一路”建设当中资金是一个很大的短板,不久前我讲了几个观点,我说我们人民币的国际化服务于“一带一路”方面有很大的发展潜力,首先就提到在上海发行以人民币发行的债券,熊猫债券,把这个蛋糕做大。第二个是鼓励“一带一路”沿线的企业在上海发行人民币计价的股票,这是国际版市场,这和上海的国际经济中心的建设是一致的。我们在座的各位有不少是跨国公司总部的代表,这些企业已经在纽约、伦敦主要的股票市场上市了,应该创造条件,欢迎他们来上海挂牌上市,以人民币计价发行股票,融通资金走出去搞一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帮助这些“一带一路”相关的国家建立一个比较完整的产业结构,提升其自我发展的能力。因此人民币的国际化的问题也迎刃而解,降低了我们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当中的融资的成本和汇率的风险,这也是我们尽国际责任的一种具体条件,同时也是我们总部经济未来发展的一个新的发展机遇。
 
    总而言之,我觉得虽然说我们北京市未来的功能定位让大家充满了一定的不确定性,或者说充满了新的挑战,但是我认为在新的背景下,机遇大于挑战,尤其是我们总部经济,我们占了整个北京市经济规模的85%以上,在这么大的体量下,我们这样的特色优势不可能丧失,只能在新一轮的经济发展、新一轮的全球化当中,我们释放出更大的潜力,做大做强我们的总部经济,我对未来的首都总部经济充满信心!
 
    谢谢各位!谢谢!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