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现在位置:经济日报社(集团)经济网 >> 国 际 >> 海外看中国 >> 浏览文章

你好非洲 | 当南非小姐姐遇见中国针灸

2021-03-03 来源:新华国际头条微信公众号 未知   加入收藏

2017年5月27日,在南非开普敦,一名妇女体验针灸治疗。新华社发(安德鲁·娄摄)

  针灸,这项古老的中国医学技艺,在遥远的非洲大陆早已“圈粉无数”。自上世纪60年代开始,中国向非洲派遣了一批又一批医疗队,其中就包括很多中医师。他们的辛勤工作和良好医术让非洲人民逐渐熟悉和喜爱中医。在不少国家,从国家元首到普通百姓,都愿意求助于中医,针灸治疗尤其受到欢迎。

  其实,针灸进一步走向海外也和非洲颇有关联。2010年11月16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审议并通过将我国的申报项目“中医针灸”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你好非洲”第三期,我们来到南非,看看中医针灸在当地是什么情况——

  如果你问南非姑娘安迪·卡尔的梦想是什么,她的回答可能会让你意想不到。

  “我想开一间自己的诊所,用中医和针灸为人们解除病痛。”她说。

亲身感受针灸神奇

  卡尔是南非约翰内斯堡大学(约堡大学)健康科学学院大三学生,学习中医和针灸已经两年。

  “我的家人很推崇草药,因此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中药和针灸,对这方面也很感兴趣,进入大学时就选择了这个专业。”这位金发碧眼的姑娘说。

南非姑娘安迪·卡尔。(视频截图)

  卡尔告诉记者,在系统学习了两年后,老师鼓励学生进行实践。“去年几乎整个圣诞假期,我都在给人扎针。”

  起初,很多人都不相信小小一根银针就能治病,不少人对针灸也有误解,觉得这么长的针扎进身体里一定很疼。

  “每次扎针的时候,他们都不停地问我‘针扎进去了吗?’其实已经扎进去了,他们都没感觉出来。”卡尔笑着说。

南非姑娘安迪·卡尔。(视频截图)

  去年圣诞节,卡尔的父亲背部疼痛,“我为爸爸做了针灸治疗,他很快痊愈了。以前他要是背疼,通常要两三周才能好”。

  “为别人扎针灸真的太神奇了!”卡尔感叹道:“因为你可以亲眼看着病人在你眼前摆脱病痛。”

学习效果令人满意

  目前,约翰内斯堡大学共有100多名本科生、研究生及博士生学习针灸,学校还设有南非唯一的针灸临床教学实践基地。

  为帮助不懂中文的南非学生更好地理解中医,约堡大学孔子学院还为学生提供了专门的中医中文词汇培训,并教学生打太极拳。

  就在去年,充满“中国风”的针灸博物馆在校园落成,向公众免费开放。博物馆陈列着包括《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神农本草经》在内的中医经典著作,以及古代中医药器皿、药材样本等。

位于南非约翰内斯堡大学的针灸博物馆。(受访者供图)

  约翰内斯堡大学硕士生导师、针灸教师胡紫景介绍,针灸课程十分受南非年轻人欢迎。本科生毕业取得“补充医学本科学位”后,可以在南非注册为针灸医师。

  受新冠疫情影响,去年起教学不得不转至线上进行,老师们利用播放教学影片与直播相结合的方式授课。

  “经过近一年的线上教学,教学效果挺令人满意。学生们积极参与学习,及时反馈问题,保证了教学质量。”胡紫景说。

约翰内斯堡大学硕士生导师、针灸教师胡紫景(右)在线上教学。(视频截图)

助力提升南非人健康水平

  自南非2001年确立中医药的合法地位后,中医和针灸在当地得到快速发展。目前,针灸服务已被南非商业医疗保险覆盖。

  在胡紫景看来,中医和针灸是解决南非普通民众,特别是低收入人群看病难、看病贵的有效手段之一。“中医和针灸收费低、效果显著,偏远地区的民众尤其能从中受益。”

  2016年10月13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的首届中国-南非高技术展示交流会上,浙江中医药大学的工作人员向参观者介绍中药产品。新华社记者翟健岚摄

  作为中医的忠实拥趸,卡尔对中医药的疗效深信不疑。

  “将来,我想在开普敦附近的梅尔克博斯特兰开办自己的诊所,那里是我的家乡,我相信我的诊所会造福家乡人。”她说。

策划:应强

监制:曹凯

文字记者:荆晶

视频记者:田弘毅

剪辑:吴宝澍

编辑:金正、王丰丰、程大雨

0
上一篇: 中国电动车亮相肯尼亚电动出行试点项目
下一篇:北京冬残奥会将给全世界带来惊喜

经济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