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现在位置:经济日报社(集团)经济网 >> 金 融 >> 银行 >> 浏览文章

重庆农商行去年净利润减少13.92%、不良“双增” 股价跌跌不休何解?

2021-04-01 来源:新华融媒看财经 记者 李娜、实习记者 丰凤鸣   加入收藏

2020年上半年,重庆农商行是8家上市农商行中唯一一家净利润同比下降的银行,降幅近10%。2020年全年,该行盈利水平进一步下滑。3月30日发布的2020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重庆农商行实现营业收入281.86亿元,同比增长5.84%;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4.01亿元,同比减少13.92%。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20年末,重庆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66.45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1.85亿元;不良贷款率1.31% ,较上年末上升0.06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314.95%,较2019年底减少65.36%。 

  另一个承压的监管指标是资本充足率。截至2020年底,重庆农商行资本充足率14.28%,同比减少0.6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11.97%,同比减少0.47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1.96%,同比减少0.46个百分点。

  或受业绩基本面影响,重庆农商行股价遇冷长期破发,以32.84%的跌幅在2020年A股银行股跌幅榜中排第一。年报发布后,今日收盘渝农商行股价下跌2.3%,报4.24元,与7.36元/股的发行价相距甚远。 

  就业绩下滑、不良贷款“双增”以及提振股价等问题,记者通过电话、邮件等方式尝试联系采访重庆农商行。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存款增速不敌贷款增速,三项资本充足率均下滑 

  净利润下降、不良上升,是不少上市公司2020年上半年甚至前三季度的业绩表现情况,重庆农商行也是如此。随着下半年疫情的稳定、经济的回暖,不少上市银行业绩“掉头”,2020年全年实现正增长。不过,这一情况并未发生在重庆农商行身上。

  重庆农商行3月30日晚间公布的2020年年报显示,去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281.86亿元,同比增长5.84%。净利润却大幅下滑,报告期内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4.01亿元,同比减少13.92%。这一降幅较2020年前三季度-9.95%的净利润下滑幅度更大。

  对于业绩的走低,重庆农商行解释称,主要是为应对疫情,该行积极实施减费让利等纾困惠企措施,加大减值计提力度。全年计提减值损失102.10亿元,较上年增加36.36亿元。 

  记者注意到,截至2020年上半年底,重庆农商行的信用减值损失为37.13亿元,较2019年、2018年同期相差不大;即2020年下半年,该行一口气计提减值损失64.97亿元,2020年信用减值损失同比增幅也上升到了55.32%。 

  大幅计提信用减值损失之下,是其资产质量的不容乐观。截至2020年末,重庆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66.45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1.85亿元;不良贷款率1.31%,较2020年三季度末再上升0.02个百分点,较上年末上升0.06个百分点。关注贷款占比2.36% ,较上年末上升0.04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314.95%,较2019年底减少65.36%。

  财报称,面对严峻复杂的形势,该行坚守定位,持续推进“零售立行、科技兴行人才强行“战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该行存款余额7250.00亿元,较上年末增长515.98亿元,增幅7.66%;贷款余额5078.86亿元,较上年末增长708.01亿元,增幅16.20%。 

  可以看到,该行2020年存款增速不敌贷款增速。实际上,据半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底,重庆农商行的存款余额为7242.72亿元,较上年末增长7.55% 。贷款和垫款余额4734.61亿元,较上年末增长增长8.32%。即2020年下半年该行揽储出现失速。

  对此,财报解释称,这是该行根据市面情况,调整优化负债结构,增强主动负债能力以降低融资成本的结果。据披露,截至2020年末,重庆农商行客户存款仍是最核心的负债来源;同业存拆入资金较上年末增加265.71亿元,增幅74.70% ;同时,该行积极运用央行疫情防控金融政策,新增专项再贷款、支农、支小再贷款等专项资金,向央行借款较上年末增加310.96亿元,增幅99.61%。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底重庆农商行资产规模已突破11000亿元,达1.14万亿元,较年初增长10.31%。资产的快速增长让重庆农商行的资本压力进一步加大。资本充足率方面,截至2020年末,重庆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4.28%,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97%,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96%。较上年末分别减少0.6个百分点、0.47个百分点、0.46个百分点。 

对此,同日发布的《2021-2023年中期资本规划》中重庆农商行表示,该行滚动制定三年资本规划,坚持内源性补充为主、外源性补充为辅。外源性方面,包括向监管机构申请发行80亿元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待批复后于两年内分两次完成发行,2021年底前拟发行 40亿元;以及根据监管规定和资本市场状况,合理、适时选择定向增发、普通股配股、可转换公司债券等资本工具补充核心一级资本。记者注意到,3月18日,重庆农商行拟发行不超过80亿元的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申请已获得重庆银保监局同意。 

  资本市场遇冷,股价跌跌不休如何挽救? 

  公开资料显示,重庆农商行前身是1951年成立的重庆市农村信用社。2010年重庆农商行在香港H股主板上市,成为西部首家上市银行、全国首家上市农商行。2019年10月在上证所主板挂牌上市,成为西部首家“A+H”股上市银行”、全国首家“A+H”股上市农商行。 

  记者注意到,2020年业绩报告发布第二天,渝农商行股价应声下跌,截至今日收盘渝农商行股价报4.24元下跌2.3%,与7.36元/股的发行价差距甚远。 

  回顾此前的资本市场表现可知,自A股上市以来,渝农商行的股价便一路走低。2019年10月29日上市时,渝农商行首日涨停,收于10.60元/股,当天总市值达1062亿元。但第二日,该行就迎来了上市后的第一个跌停。仅上市10天,该行股价便“破发”。

  值得一提的是,渝农商行2020年股价跌幅在A股银行股中位列榜首:截止2020年12月31日,渝农商行股价4.5元/股,总市值降至500亿左右,较2020年初下跌了32.84%。进入2021年以来,该行股价仍跌跌不休,2021年2月3日盘中,渝农商行一度跌至4.04元/股,较发行价近乎腰斩。近一个月有小幅上升的趋势,但目前仍处于“破发”状态。

  该行股价长期遇冷,原因何在?行业人士表示,对于上市银行,监管要求其要保持审慎经营,通过多种手段化解不良资产,以提高资产质量。而地方银行以服务地方中小微企业为主,投资者因担忧疫情下其资产质量劣变因此投资意愿并不高。此外,在宏观环境及银行业“减费让利”的影响下,中小银行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业绩压力。渝农商行近年净利润的波动是其股价不振的最大原因。 

  记者回顾重庆农商行近年财报发现,2017-2019年,该行分别实现营收239.88亿元、261.16亿元、266.30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10.52%、8.87%、1.97%,增速呈现连年下滑趋势;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9.36亿元、90.60亿元、97.60亿元,同比增幅分别12.48%、1.37%、7.75%,增速在2018年大幅下滑后略有回升,加上2020年的业绩跳水,整体波动加大。上述人士认为,控制好风险、提升业绩,才是股价稳定的根本。

  此外,还有行业分析人士向记者表示,近期银保监会出台的一系列商业银行存贷款政策剑指地方银行,重庆农商行作为国内最大的地方性银行,必然受波及。比如,2021年1月15日,银保监会、人民银行联合印发了《关于规范商业银行通过互联网开展个人存款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商业银行互联网定期存款业务严格限定于自营网络平台(官网、手机银行等)。紧接着,2021年2月20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通知》,严控跨地域经营,并划定了三条“红线”。包括商业银行与单一合作方发放的本行贷款余额不得超过一级资本净额的25%;商业银行与全部合作机构共同出资发放的互联网贷款余额,不得超过全部贷款余额的50%。 

  “上述新规严格限制了地方城农商行借助互联网跨区域进行揽储和放贷,要求这类银行要立足本地,服务好当地的客户和市场,这对中小城农商行业务拓展是一个重大打击。”行业分析人士表示。 

  记者看到,在上证e互动等投资者互动平台上,重庆农商行的业绩、股价是投资者们最关心的话题。

  重庆农商行后续如何改善股价、提振业绩?记者就相关问题尝试联系采访重庆农商行,多次致电一直无人接听。后记者向该行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0
上一篇: 第四季度亏损30亿 民生银行全年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36.25%
下一篇:一季度发行数量锐减 房地产信托遭遇“倒春寒”

经济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