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现在位置:经济日报社(集团)经济网 >> 金 融 >> 证券 >> 浏览文章

贴息入局新能源车贷 汽车金融公司坏账风险或提升

2021-03-02 来源:中国经营报 记者 刘颖、张荣旺   加入收藏

近期,受燃油车销量下降、新车金融(指燃油车)渗透率饱和等因素影响,新能源汽车金融成汽车金融公司追捧的热点,不少汽车厂家公开表示2021年将大力拓展新能源汽车金融业务。

  长城滨银汽车金融、北汽新能源、宝马汽车金融等厂家金融以及特斯拉、理想、蔚来等造车新势力均在官网上打出了新能源汽车金融的广告展示。

  车咖院创始人兼CEO黄成伟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目前市场上的新能源汽车金融产品主要仿照燃油车金融产品设计,然而两种业务存在较大差距,按照燃油车金融方案开展新能源车金融业务,后期可能会出现坏账率升高的风险。

  有业内人士表示,由于新能源汽车技术尚有较大进步空间,因此保值率较低,盲目开展业务很可能出现大规模坏账风险,目前只有新能源汽车生产厂商有能力开展此类业务。

  汽车消费贷打起价格战

  据多位市场人士透露,如今各家汽车金融企业在新车消费贷款领域打起了价格战。

  长城滨银汽车金融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韩铁强曾公开表示,整个汽车金融市场的年化利率正在下降,已经由12%下降到8%以下。这种压力对厂商金融、对任何一个金融机构经营而言都是极具挑战性的。“我们的利润空间已经非常低了,如果市场稍有波动,加之车价再下降,将会把厂商金融推向盈亏的边缘。”

  记者在各大汽车金融公司的广告宣传页面看到,奇瑞汽车汽车金融推出年化利率8.88%的产品、瑞福德汽车金融的年化利率为7.88%、易鑫、灿谷更是推出了万元系数307(即1万元贷款对应贷款年限的每个月还款307元),相当于年化利率约6.5%的产品。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根据ABS的资金成本来计算汽车金融公司在2020年的融资成本可以看到,年化利率普遍在2%~3%左右,由此计算三年总费率约为4%~5%;考虑到还有3%左右的运营成本以及2%左右的拨备(AFC披露的不良率低于1%),综合计算总成本在9%~10%左右。所以,如果按照年化利率6.5%计算,那么汽车金融公司的利润空间并不高,只有1%~2%左右。

  某中小汽车金融公司高管告诉记者,受疫情影响以及新车消费贷款利润收窄等因素影响,其公司目前暂时仅做存量业务。

  该高管还表示,6.5%的年化利率对于汽车金融公司而言利润十分微薄,如果大型公司业务量大还可以保持薄利多销,对于小型汽车金融公司、经销商来说,业务量规模不够大,收益就很难覆盖成本,因此新车贷款利润走低对于行业来说是个巨大的挑战。

  在黄成伟看来,目前汽车消费贷款市场由过去的群雄逐鹿阶段向寡头竞争的市场阶段发展。事实上,即使在外界看来生存状况较好的厂家金融,如果主机厂销量不佳就很难给其金融公司提供贴息支付,拿不到贴息的厂家金融同样面临生存危机。未来,能拿到主机厂贴息的厂家金融和资金成本极低的银行有较大生存空间。

  传统金融机构难以入场

  面临新车消费贷款领域激烈的市场竞争和日益收窄的利润空间,不少汽车金融公司开始寻找新的增长点。

  中汽协数据显示,乘用车方面,2020年产销分别为1999.4万辆和2017.8万辆,同比下降6.5%和6.0%。在乘用车市场普遍萎缩的情况下,新能源汽车销量上涨。2020年,新能源汽车产销136.6万辆和136.7万辆,同比增长7.5%和10.9%。

  因此,不少汽车金融公司开始着力发展新能源汽车金融业务。

  根据宝马汽车金融公布数据,截至2020年9月30日宝马金融的零售汽车抵押贷款的未偿本金余额超过856.73亿元,2020年1~9月新增新能源贷款金额21.62亿元。

  此外,在长城汽车、北汽新能源、特斯拉、理想、蔚来汽车等汽车公司官网上,记者均看到了新能源汽车金融产品的宣传彩页。

  据黄成伟介绍,一些厂家金融公司的新能源车金融产品利润非常高。“曾经有一款燃油车成本价4万元,售价5万元,然而其发动机换成电动机后,同一款车标价21万元,除补贴拿到国家补贴9万元和优惠1万~2万元后,售价仍要9万元左右,这种情况主机厂拿到的补贴已经覆盖了成本,那么客户如果付2万~3万元首付,即使后期不再还款主机厂仍然可以盈利。”

  不过,记者注意到,除了厂家金融和银行外,外部汽车融资租赁公司很少涉及新能源汽车金融产品。

  对此,黄成伟表示,新能源车因为质量和技术问题贬值严重,外界金融公司不敢接手该业务,只有主机厂汽车金融公司有实力做,因为新能源汽车利润高、补贴大,所以即使主机厂金融公司不赚钱也没关系,主机厂赚钱为其贴息即可,因此即使后期会出现坏账风险,为了扩大销量主机厂汽车金融公司也要拓展该业务,而其坏账带来的风险完全可以通过卖车的利润填补。此外,诸如蔚来、理想汽车等造车新势力都是与银行合作开展新能源车贷款业务,不过由于银行对于该业务风险的预估不足,因此很可能为未来资产稳定性埋下隐患。

  多位市场人士向记者证实,未开展新能源汽车金融业务正是由于怕出现上述风险。

  记者注意到,特斯拉的汽车贷款方案有四种:首付比例大于等于15%,没有尾款的标准贷款,贷款期限可选择12个、24个、36个、48个、60个月;首付30%,尾款比例30%,贷款期限36个月;首付比例50%,尾款比例30%,贷款期限36个月;首付比例50%,尾款比例50%,贷款期限12个月。

  黄成伟指出,方案一基本是按照燃油车贷款方案制定,由于特斯拉保值率可以和燃油车媲美,因此其运用燃油车的贷款方案较为可行。在此基础之上,特斯拉还制定了一些针对自身品牌特性的贷款方案,以首付30%,尾款比例30%,贷款期限36个月的方案为例,一辆价值30万元的特斯拉,首付只需支付9万元,36个月月供12万元相当于每月支付3300元,客户还款的意愿相对较高。此外,相较于其他新能源车,特斯拉三年后贬值率较低,三年后收回尾款的概率较大。

  相较于特斯拉,理想、蔚来汽车、长城欧拉金融分期产品可选择性较为单一,仅提供首付比例大于等于15%,没有尾款的标准贷款方案。

  在黄成伟看来,由于目前新能源车的技术尚不完善,尤其是电池的贬值率较高,未来随着新技术的迭代,老款新能源车贬值率较高,那么按照最低15%首付的方式放贷,很可能出现难以收回的情况,形成坏账风险。

  对于如何避免坏账激增的风险,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郎学红认为,汽车金融公司应做好合理的预估,并改进产品的设计方案,如推出主机厂家保值回购的产品,承诺电池能容量衰减到80%,需就换电池组或电芯等,提升新能源车保值率;或通计提的风险基金,用于残值补贴。


0
上一篇: 2021开年车市“开门红”中下游车企面临变数
下一篇:A股涌现“现金奶牛”:6家公司2020年度拟现金分红比例超50%

经济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