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现在位置:经济日报社(集团)经济网 >> 其他 >> 经济智库 >> 浏览文章

科技革命已经开启

2020-12-04 来源:《经济》杂志-经济网 作者: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员 邹平座   加入收藏

当前,正是全球科技革命的前夜。世界历史正在经历“百年变局”与“千年转折”。

千年转折是指人类第三次文明到来。第一次文明是原始社会:以体力劳动分配为主。第二次文明是阶级社会,以生产资料分配为主。第三次文明是科学社会,以人的价值分配为主。

“第二次文明向第三次文明”的转变将是一场巨大的革命,也称“科技大革命”。这场科技革命主要的范畴包括信息技术、人工智能、新能源、新材料和生命科学等,因为它推翻了“生产资料”为主的分配制度,取代资本成为最重要的分配要素,所以也带来各领域统治阶层资本的反扑。

在“百年变局”与“千年转折”的情况下,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使每个人的价值能够核算、计量和管理,对于科技革命在科学社会、生产方式与生产目标这三方面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对科学社会,生产关系由曾经的分配制度到现代的股份制,再到未来的通证制。这使资本享有的分配权转向员工、客户共同参与分配,将实现经济发展的人与人之间的共享、共赢、共识、共生。


对生产方式,将诞生基于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的“定制经济”,能够让生产方式参与的各个资源各尽所能、按需分配。

对生产目标,科技革命能够以人为中心,实现人的价值最大化,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

所以,科技革命对中国十分有利,因为与现有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目标是一致的,将带来中国双循环经济发展的新格局。

这是中国与世界的接口,也是世界与未来的接口。全世界人民共同创造一个共享、共赢、共识、共生的“美好世界”。不再有贸易战,因为贸易战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不符合人的价值最大化的要求,是反人类的;不再有科技战,因为无论哪个国家,科技只有为全人类所共享,才能实现科学家和科技企业的价值最大化,科技战是反科学的;不再有货币战,因为未来的数字货币是“区块链+人的价值”,只有全球化,只有人可以在全球自由流动,只有互相学习,才能实现各国的人的价值最大化,才能不断创造新的货币价值。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科技革命正在全球展开,任何反人类、反科技的力量都不可能阻挡人类追求美好生活的向往与动力。

信息化革命将加速向纵深推进,进入5G、6G时代,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物联网迅速发展,改变人们的学习速度,人的价值函数由线性函数转向几何级函数,发生裂变。

我们要把充分就业与提高每个中国人的价值作为经济发展的主要目标,不能因循守旧,套用所谓的“西方主流模式”,更不能强制地为GDP设限。最好是淡化GDP,强调人的价值最大化,把充分就业和人均价值作为最重要的经济指标来考核。

智能化技术飞速发展,将从根本上改变人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智能化将与信息化一体,服务于人的生产与生活的方方面面。智能化会对人的工作方式产生革命性的影响,很多人都面临工作转换、价值转换、命运转换。

智能化革命下,经济学中的“中等收入陷阱”将消失,转化为“人的价值陷阱”,如果哪个国家不能实现人的价值转型,就会掉进“人的价值陷阱”,出现经济崩溃。

面临这些挑战与机会,应当趋利避害。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债务总量增长了5.7万亿美元,约占中国GDP的30%,而在2018年,以房贷与消费贷为重点的家庭部门新增负债超过非金融企业负债,已占新增负债将近一半的比例,成为中国新增债务的最大贡献者。所以利用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和去信任机制,基于区块链打造全球债务价值公链,创新一个公平、公开、公正、透明的债务管理体系成为重中之重,该体系能最大限度地降低融资成本,提高金融效率。

科技革命将使货币由“信用平价”向“价值平价”过渡,从而使得债务发行本身是一个创造价值的过程,是一个生产要素完全质押的债务发行机制,从根本上消除“违约”的可能性。因为每个人发行的债务都是以个人“时权”作为质押,并以市场共识机制作为担保,所以,这种债务风险很小。

要把人的价值管理作为最重要的产业来做。在现有数字人民币的基础上,大力发展以“人的价值+区块链”形式的数字货币。把货币金融与实体经济一体化,使货币创造的过程就是人的价值创造的过程,用人的数字“时权”作为发行的依据,让人的时间成为价值与货币的唯一维度。

“黄金天然不是货币,货币天然是黄金”,未来的世界数字货币是“人的价值+区块链”,因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取代人的价值作为人类共识的交换媒介。价值是对人的有用性,价值也是人通过劳动(人的流量价值)和资本(人的存量价值)创造的。价值从来都是人的价值。货币作为一种价值尺度,本身就是人的价值。

当货币成为“人的价值+区块链”时,货币与货币的价值尺度功能成为一体。在数字货币市场上,人们的交易与生产是同时同步的,货币发行就是价值创造,而且不会有通货膨胀和经济危机。这种货币制度与现有货币制度是相容的,可以自然过渡。一是早期把“人的价值+区块链”的重点放在充分就业,提高人的价值方面;二是系统中人以自身的数字身份证和数字价值,按照自己的价值曲线按照时间“出价”,当有人购买,时权上线,作为个人发行一种“时权”数字价值的质押,当工作量完成时销毁,这样就不会出现泡沫。

货币的功能有5个: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贮藏手段、世界货币。“人的价值+区块链”这种数字货币还增加了创造价值和管理价值的功能。比特币等之所以不是数字货币,就是因为它不具备价值尺度与流通手段的功能。人类的货币在黄金之前基本上是“商品价值本位”,后来的美元等以国家信用与法权发行的货币属于“法定信用本位”,“区块钱+人的价值”的数字货币则过渡到“人的价值本位”。

从商品经济过渡到数字经济,从第二次文明转换到第三次文明,区块链的发现起了关键的作用,因为区块链的分布式账户是核算与管理价值的基础设施,也是基于人的价值通证进行分配的前提。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去信任化、共识机制、不可更改、智能合约、源代码技术、加密技术、交易与支付功能等,对于新制度的导入,创造了条件。没有区块链和大数据就很难核算和计量每个人的价值。对价值与价值论的创新,才是区块链真正的伟大之处。

现有的区块链还会不断地进化和发展。区块链中的Hash算法可能优化为纳什均衡的Nash算法。纳什均衡中的N人非合作博弈模型,完全具备Hash算法的功能:定义域都是散列函数,都是使用梅克树技术,都是对定义域的散列数据映射到值域形成有限不可更改的“有限压缩数列”,都有共识机制等功能。从教数学理论上研究,Hash算法是Nash算法中的N人非合作非均衡模型,是纳什算法的一种。

Hash算法并不是最优状态解,而且会浪费大量的人的价值和能源,而且51%的共识机制远没有Nash算法的“科学共识”有意义。Hash算法在一定程度上模仿了美国的选举制度,是一个选举法的数字化模型,不管是否是最优,以选票为准。

而纳什均衡理论是一个先进而科学的信息化博弈理论,在信息社会和数字经济中将成区块链的基础算法。这种算法不但能实现区块链的各种功能,而且在计算中能创造价值。因为Nash算法,就是求解最优策略,把“区块链+Nash算法+人的价值”作为数字货币,就是求解人的价值最大化。

借用反映伟大的数学家纳什的电影《美丽心灵》中的一句话:他用数学展示一个“美丽的世界”。现在正是伟大科技革命的前夜。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0
上一篇: 谋划企业数字化转型
下一篇:青岛名牌去哪儿了?

经济智库